• 台灣基隆的的阿根納造船廠遺址,一對男女假日前來尋幽探秘。日治時期原是運送砂礦的碼頭,隨著日本殖民結束,原先的運礦產業也跟著結束,閒置的廠房便租給了以建造遊艇為主的美國公司阿根納造船,後來經營不善從台灣撒退,造船廠便荒廢至今。張展豪攝影,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

  • 一名男子在台灣基隆的正濱漁港釣魚。張展豪攝影,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

  •     在今天突然想到,由當初出本年初一記事講返當夜事實,直到今日多人坐監,有點感慨,自己盡了力卻不能改變到什麼(當然出書並不是什麼高成本的抗爭)。九十後的悲哀,想改變又改變不到。九十後這一代是最可悲的,那些80後都上岸(我的意思不是想指出80後並不艱難,而是90後面對卻是前所未有的困難),90後卻在香港的輝煌的後期,享受到些少的美好時光,卻要由天堂走進地獄,徒勞的反抗,我們想改變,為自己的將來爭取更好生存環境,和平抗爭過,議會抗爭,武力抗爭,被舊世紀一耳光地任推翻。90後幸福過,但是正在看見幸福失去當中,悲哀在反抗不能。如果我們沒有幸福過,我們就不用這麼痛苦,覺得世界係咁架喇,聽日要考試,咪搞喇。   我哋仲可以做啲咩? 90後通常都係岩岩讀完書/ 岩岩搵工,講移民? 哪有資本? 做社會上流? 唔好意思,仲有好多人排隊,幾時到你? 買樓結婚做平庸的人民,唔好意思喎,啲樓被上一代炒到貴晒? 講香港身份問題? 上一代掛住搵錢,放棄咗喎。現在社會各種環境,加劇世代之間矛盾,走進一個死局。   但係我們又不甘心,但是面對一強大威權集團,已經上岸/ 資本主義利益集團/ 政府 等等,處處有得吃就吃盡,我們說過,掉過石,加入體制又加入過,結果什麼也沒有改變,我們又顯得無能為力。  …

  • 農曆新年四月二十日,在基隆蚵殼港十四里,舉行「聯合恭迎天上聖母遶境」廟會活動,根據當地信仰,是恭請媽祖和基隆市十大寺廟眾神尊駐駕。張展豪攝影,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 台灣的廟宇遍佈各地,傳統信仰文化濃厚,舉凡神佛誕辰、建醮祭祀或安靈祈福,都會舉行大大小小的廟會活動。其主要的祭典活動,大都不離請神迎神、出巡遶境、誦經祈福、設宴酬神、陣頭表演、藝陣遊行或過火 、燒王船…等,其中聲勢浩大的神明出巡遶境,則是一般廟會活動的重頭戲。 遶境沿路,商戶和民眾在路邊上香參拜。   炮仗聲震耳欲聾,一名小孩忍不住雙手塞著耳孔。 改裝貨車,加上電子音響,請火辣女郎在車上跳鋼管舞,是台灣廟會的特色。  

  • 經歷過雨傘運動及年初一動亂後,抗爭意識已經下降,或是命題轉換。多是自言自語,並沒有考慮到現實的情況,政府的一方,完全在高姿態的一方,而反抗的一方如同散沙,種子就散到不同地方、卻沒有發芽,沒有成長為能夠對抗高牆的樹苖。 有些人看到香港沒有未來,已經甘心放棄一切,當一隻工作奴隸,不再為政治議題煩惱,因為他們知道是沒有方法去救香港,賺錢去享受,賺錢去移民。 有些人還會有心研究一下政治議題,還會有心有力地去進行抗爭運動,當然實際作用不大,單純只是表態行為,他們也沒有很大的能力。 有些人是不滿還在抗爭的人士的行動,揶揄他們的行為,而這些人有都能凝聚一群支持者、動員能力。可是這股動員力並不是用來對議題的抗爭,而是用來揶揄別人做得不好,製造沒有目的內鬥,又是叫支持者限量課金支持他們的移民計劃。為什麼有錢人要幫窮人買樓,對吧?有號召力的人,為什麼要幫行動派,對吧? 這些種子不會長大,4年多了,還是各持己見。卻有些人承受了代價,各人高呼一句義士,作為失去前途的回報,然後回到facebook的世界,打下字批評人、找些雞毛蒜皮的事發大來說。可悲。 可悲、軟弱、無知的種子

  • [亂噙食評] 因乜解究凱撒你成日踩到啲嘢一文不值,咁啲嘢真係一文不值。講起冰室好嘢呢,當然係頹飯,頹飯最緊要係咩?個汁囉,個汁可以救起晒成個飯個啲餐肉、火腿。但係好多so call 「傳統冰室」連個汁都懶去調校,是旦整個老抽比你就算。旺角有間冰室幾正,(因為成日食呢間搞到比女飛),不過環境就差啲,佢就係執柒咗嘅 「蘭亭閣」,個名借用咗蘭亭序呢個名,幾文青。 佢個豉油係用蒜嚟釣味,都有老抽嘅甜,明顯係有心調校過,撈埋個半生熟蛋黃汁,簡直係神級頹飯。要我係女友同神級頹飯,我會㨂神級頹飯。

  •   [亂噙食評] 龍凰冰室,食過最垃圾嘅常餐,常餐炒蛋差過m記,好似用粉溝出嚟咁,菠蘿包又濕又冧,似過夜包叮返熱比你咁,奶茶似用粉沖咁,冇茶,冇奶味,意粉淡而無信,個湯味道奇怪,雞翼煮到老過你啊嫲。仲要收人60蚊,呢個餐只值15,佢話自己拎咗好多獎,但連奶茶都整唔好。 講真,我食嘢好少比機會新餐廳,好易中伏。[亂噙食評] 龍凰冰室,食過最垃圾嘅常餐,常餐炒蛋差過m記,好似用粉溝出嚟咁,菠蘿包又濕又冧,似過夜包叮返熱比你咁,奶茶似用粉沖咁,冇茶,冇奶味,意粉淡而無信,個湯味道奇怪,雞翼煮到老過你啊嫲。仲要收人60蚊,呢個餐只值15,佢話自己拎咗好多獎,但連奶茶都整唔好。 講真,我食嘢好少比機會新餐廳,好易中伏。  

  •   好多人話食個high tea,但係對high tea要求其實都是旦,得個樣最得,可能真係我要求高,不過我都係講標準姐,淺水灣露台餐廳,環鏡唔錯,古典味重。叫咗一set high tea 配咖啡,首先杯咖啡差到爆,好水皮咖啡機,而又冇好好清潔部機,好多雜味。講真,我好支持唔識沖咖啡嘅餐廳用nespresso。當然佢哋係比咗好多奶、糖我,想我溝住晒啲味,不過我呢啲只會飲黑啡。到啲cake,好多都太乾,應該係一早整起咗,食入口,會feel到好想飲水沖返開啲餅。完,唔好浪費金錢。

  •   冰室常餐,可能真係要舊冰室先煮得好,話說16年旺角個間文華冰廳老闆話唔再做,執咗。係冇幾耐之後,係金魚街又開返間文華冰廳,係大興集團開,啲伙記戴住手套又掂食物又掂錢,一個常餐收40蚊。完全冇咗文華個種味,沙牛冧晒,炒蛋又唔得,奶茶又唔得。

  •   Chernobyl Tour 後記,呢一個Tour基本上去到哂我想去嘅地標,的確係難得,再加上導遊好醒目會避開其他Tour,盡量去到個個地方只有自己個團8個人係度,曾經聽去過嘅人講,邊度邊度無去到好遺憾,什至聽講去過1日Tour 嘅人講影親相都有人,所以對於我黎講行程上都算無憾。其實去廢墟最得意嘅係,你能夠見到一啲唔屬於呢個年代嘅野,而且嗰啲野係同個地方有關係,令你聯想到以前呢度係點點點,當然Chernobyl做到,但呢方面嘅感受唔及我係基輔join嘅廢墟Tour咁深。同堆成個地方嘅人,動物其實係最真實。 導遊見到有地方唔應該有塗鴉嘅地方比人噴左野,佢係會走過去用白色油遮蓋左去,導遊係旅程最後講左類似係雖然大家影左好多靚相,但唔好忘記切爾諾貝爾呢件事影響左好多人之類嘅野,嗰度啲狗唔驚人,可能係因為太多遊客入去,有一堆狗係餐廳門口等人喂,因為餐廳嘅野太唔好食,有好多人會帶唔食嘅面包出去喂 。
1 2 3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