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山竹過後,香港還有很多地方還未回復正常,位置香港北部的南涌,進入的道路還未解封,居民需要徒步出入。到處還看到風暴的威力,一艘船擱淺在紅樹林灘上,許多膠袋懸掛紅樹林,路面堆積很多膠類垃圾。

  • 經歷過颱風的中環都爹利街,樓梯於1875年至1889年間建成,有百年歷史,現在變成了廢墟,有工作人員將樓梯組件標上號碼,打算在未來作重組之用。

  • 杏花邨在風災過後, 需時回復正常,到處滿佈泥沙和膠垃圾,公園還是水浸,不少家庭一起在清理自己的家園。  

  • 【年初一紀事。旺角】 90後社會紀實主辦的《年初一相展》於旺角TC2 cafe展出。展覽由即日起至9月27日舉行,一共展出15幅收錄於本會攝影集《年初一紀事》中之攝影作品。展覽作品以順時序形式,展示出本會攝影師於當夜實地拍攝之實況影像,期望提供最中立、最客觀的角度,讓參觀者自行重組當晚屬於大家及社區的故事。 【展覽背景】 九十後社會紀實於二零一六年中,自資出版了《年初一紀事》相集,紀錄了二零一六年二月八日 ── 農曆新年大年初一晚上發生的大型警民衝突。二月九日上午,特首梁振英就事件與一眾首長級官員會見記者,將事件定性作「暴亂」。 事發當晚,本會幾位攝影師以旁觀者的角度,在現場不同的地點,以鏡頭記錄當時之所見所聞,以相片將最真實情況呈現。我們希望,讀者可以除了以經主流媒體剪輯以外的新聞材料進行思考,拼湊真相。 九十後社會紀實是一個主流以外的團體。本會攝影師以中立紀錄者的身份,用相機捕捉客觀影像,以呈現真相為己任。《年初一紀事》以圖像為骨幹,文字為輔助,以最真實的影像取代詳細的文字描述,給予讀者一個客觀而中立的思考空間,重組當晚故事。 【毋忘那一夜】 二零一八年農曆新年的大年三十晚,砵蘭街夜市再次變得人頭湧湧,市民沉醉在新年喜慶氣氛,享受各式各樣的街頭美食的同時,似乎已經忘記了兩年 前那一個漫長的夜晚。相集出版後的這兩年以來,社會各界對那一夜發生的事件各有看法和立場,但在香港這一個被主流媒體壟斷的傳媒生態之下,大眾在耳濡目染間,似乎傾向相信那些由香港的主流媒體重組呈現出來的「真相」。那一夜之後,我們的社區,甚至是我們的生活在不知不覺中都產生了 一些變化,有人為這個夜市背負了罪名,有人仍待審判,有人被通緝……這一次,讓我們撇開政治不談,以最客觀的角度,最清澈的雙眼,再一次細心觀察及欣賞本會攝影師於當夜實地拍攝之實況影像,重組屬於大家及社區的 「真相」。 【展覽形式】 展出之相片會按時序展示出當晚發生的事情。整個展覽的設計會採用一個較黑較暗的色調,務求營造出黑夜的視覺。展出的相片只會交代發生地點和時間,不會列出對相片中的環境及當時正在發生的事情之描述,參觀者可自行感受、觀察及判斷。 【TC2】 TC2簡介: 讓我們”解拆”對砵蘭街的”論述”,…

  • 多數是討論出路、現在我們還能做什麼。反思本土派的出路、分享台灣民眾如何看待香港政治。 首先,今次看電影的都是平時走到抗爭前線的朋友,對於DQ事件的感受還歷歷在目,重看電影,回到當時的情景,其中一位觀眾說配樂配得很貼題,把畫面描繪得更灰暗無情。對前路更無色彩,不知可做什麼。 關於本土派的去向,很多本土派以選舉作為目的,這是一很脆弱的目標,投入了大量資源、人情、時間等等,一旦選不到/DQ時,很多以選舉而建立的東西很易被推倒,沒有選舉就沒有了本土派。 孤軍作戰的一代,我們這一代搞什麼民主運動、獨立抗爭、建國行動,在不理會政治的同儕之會受到排擠。政權和媒體配合,順民計劃愈來愈成功,年輕一代抗爭之火愈來愈小。 在這幾年,本土派由興起到高潮到衰落,有參與社運的人,表示打擊太大,打算返工賺錢不再理會政治。但亦有人表示,雖然失意在一時,但不應該放棄,將來會再有機會,現在放棄了,翻身的機會也沒有,學習多點、建立多些東西,等待機會來臨。 這些電影的意義,就是圍爐差一下電,因為大家唔提,冇啲嘢燒下,個火一定會識。

  • 台灣基隆的的阿根納造船廠遺址,一對男女假日前來尋幽探秘。日治時期原是運送砂礦的碼頭,隨著日本殖民結束,原先的運礦產業也跟著結束,閒置的廠房便租給了以建造遊艇為主的美國公司阿根納造船,後來經營不善從台灣撒退,造船廠便荒廢至今。張展豪攝影,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

  • 一名男子在台灣基隆的正濱漁港釣魚。張展豪攝影,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
1 2 3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