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有野講﹣ 特約作者﹣ 長空

《本土派不需抗拒悼念六四》

今日六四,出現了兩個前所未有的大轉變:第一,支聯會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平反六四,永不放棄」替代「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作為六四的主題;第二,香港本土派杯葛六四悼念活動,隨時令維園的六四晚會參與人數大減。

支聯會放棄六四的行動綱領,不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令六四這個議題不再對中共政權產生任何威脅。作為民主支持者,當然十分反感。更何況,新的主題竟然把愛國視為香港精神,反映主流民主派一直以來都不能放開大中華思想,所以,每次的抗爭運動,他們都視中共為主人,事事遷就,訴求往往不會超出中央的底線,而不會把中央視為抗爭的對象。所以,不少人選擇另起爐灶,免得自己的意思被強奸,是合情合理的。

_DSC0710

即使在維園擧行的六四晚會的參與人數減,其實亦無傷大雅。因為參與人數除了讓支聯會及社運界欣喜一陣,香港民主心未死外,對港府及中央根本構成不了甚麼威脅。反而,六四晚會的公民教育意義大於一切。所以,我們追求六四晚會的多元化、廣泛度,比起追求維園晚會的參與人數,來得更有意義。因此,陳雲認為悼念六四必須民間化,亦有其道理。

然而,有一種說法則超出了杯葛支聯會的晚會。他們認為『六四只是內地的事務,作為本土主義者不應該干涉在內。』對於這個看法,我實在難以苟同。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清楚所謂本土主義的範疇應該伸展至甚麼地步。看中國排球隊比賽,是否違反本土主義?與外國華僑交流,是否違反本土主義?顯然不是。我認為,本土主義主要有兩大範疇:

一. 公共政策的本地優先主義。我們要求限制內地炒家來港投資、限奶令、港人港地,都是屬於這個範疇。中港不是一家親,內地人來到香港的地方,就要我們為主,內地為客,不可僭越。

二. 政治人物的資源投放。我們希望香 港的社運領導者以香港為本位,不要認為把中國的命運與香港的混為一談。

所以,本土主義只是要求擁有公權力的人,並不排斥個人的決定。正如我們會悼念外國某些災難的死難者,但我們不希望政府捐五百億予海地。悼念活動是基於人道立場、是一種懷緬以及自我反思的過程。所以,我們應該選擇悼念六四。但是,如果香港的政黨打算利用六四作為自己的政治籌碼,或者因而把愛國論加諸所有人之上,我們必須誓死反對。陳雲最近撰寫《悼念六四,必須民間化,支聯會必須要與民主派劃清界線,否則港人不應參加六四晚會》一文,大概都是這個意思。

借用孫中山的民族主義理論,其實本土主義者本著物傷其類的精神,都應該關注其他國家的事情:『於一般衰弱而落後的弱小民族,應盡力濟助他們,扶持他們,使他們能從危亡中興盛起來。可知,我國向來以濟弱扶傾為政策,自存共存為原則。』而六四的受害者是爭取民主的華人學生,兇手是我們的抗爭對象中央政府,而六四事件是香港人集體回憶,林林種種都顯示香港應該悼念六四。當然,你有權不關心,但若以本土主義為藉口,就未免引人發笑。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