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D_0623

寫在六四屠殺的廿七週年前夕,六四屠殺事件在不同的時間,對香港不同年代活著的人有著不同的意義,有些人繼續他們的長跑活動,消費著六四亡靈(筆者有時都擔心搞出人命,每年加一公里,數字可以無限增加,何時到跑不了的那一天?),有些人繼續行禮如儀,自傲的在所謂唯一的「中國土地」上高舉白蠟,輕快的推著一車又一車的籌款車,喊著一樣的「激昂」口號,唱著同樣的民運歌曲。畢竟同道們早已在文章寫得太多,筆者亦無意再重覆諷刺。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死不了的,繼續裝扮民主鬥士的角色,在安全地帶分享自己廿七年前的「威水史」,又或者在偽裝基督徒,「代表」死難者寬恕屠殺人民的共匪。廿七年來,大概死去的都應該飲恨,自己犧牲性命換取的,原來只是這些人的安逸,只是繼續被政客消費籌款,只是作為宏揚「民主中國」的主旋律。六四亡靈往往在重提的訊息,似乎我們往往忘卻,他們在強調的不再是「建設民主中國」,而是在廿七年前已經在提醒香港而至世界:「共匪絕不是可信的政權」。

香港人廿七年來沒有忘記這場災難,參與晚會,購買贖罪券,拍照打卡,大概會令港豬們心裡好過一點,又或者牠們自以為為「民主中國」貢獻了,然後明天繼續準時上班上學。我們忽略了殘殺六四死難者的正正是今日統治我們的共匪,仍然以主權未移交的心態生活在自己幻想的「一國兩制」,痴心妄想「明天會更好」的謊言。究竟我們何時才能得到真正的教訓,拒絕相信眼前的「紙醉金迷」「粉飾太平」,刺穿「假大空」的泡沫,否定一切「回歸」以來的「習慣」?廿七年,一個理智的人都不會相信一個謊言廿七年,亦不會苦心傾家蕩產般去資助這個謊言。既然時間已經證明一切,何不脫下自己的萬花筒,認真看清眼前的一切,而並不是一句「you no gun」就拒絕對自身有看處的想法。

也許為時已晚,不過,我只知道,香港,只有革命而走向獨立一途,否則,未來只有香圳,而再無香港。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