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說一個大笑話。好的笑話,都包含悲劇元素,因為人性喜歡幸災樂禍,最大的笑話,就是一個大悲劇。

一九二三年,孫中山在香港大學演說,道: 「我的革命思想發源地在香港。我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輒閒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閎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甚深之印象。彼恆默念香山、香港相距僅五十英裏,何以如此不同?外人能於七八十年間在一荒島上成此偉績,中國以四千年之文明乃無一地如香港者,其故安在? 」於是他去革命,成為所謂國父。

一個世紀過去,全世界進步了一百年,唯中國大倒退,中國用不足二十年時間,把英國人近一百五十年在香港的基業荒廢。習近平要盡最大努力,令中國的文明再倒退二千年,妄想重建天朝經濟體。港共統戰了香港大學,成為了狗屎垃圾,學術論文造假,校長會報警拘捕學生,連一百年前的蔡元培都不如,孫中山創立的國民黨,今天元老出席死敵中共的會議,正襟危坐聆聽習近平訓示:「共產黨繼承了孫中山的革命。」

結論是,革命了一百五十年,窩𥚃鬥了一個世紀,死了數以億計的人,統統白廢了,死的人全部枉死,而且不得留名青史,比路邊死了一條狗都不如。唯一的收穫,是男人被迫剪了辮子,女人被迫放了小足,其餘一無所獲,直到現在賤民仍然蹲在馬路大小便,還在質疑民主不能當飯食,寧願食屎而不吃飯,新中國遠遠比清朝黑暗和腐敗。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