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G6A0517

 

香港是宋朝的血脈所在。古代中國,除了通往西域的絲綢之路,還有一條「海上絲綢之路」,從泉州出發,搭船繞過麻六甲峽,開往印度、中東最後抵達歐洲。當時香港是廣州的關卡,船隻駛入廣州,屯門是首個哨站,外來船舶都要檢查核實,是個軍鎮。北宋末年,官富鹽場在九龍灣西北一帶,有摧鋒軍駐守,防止居民敗賣私鹽,大嶼山的產鹽業蓬勃,也有官富場和鹽官。

 

南未元年,元軍南侵,南宋殘臣陸秀夫帶著宋帝昺逃到香港,住在九龍,宋帝昺住在山上的行宮,守衛官兵住在山下,這班護送小皇帝的福建兵,形成了一條「福佬村」。後來宋帝昺經過長洲移師崖山,一批福建兵在長洲落地生根,所以九龍城有條「福佬村道」,長洲也有條「鶴佬巷」,新界很多村民都是南宋遺民,鄧族先祖是宋朝的郡馬,娶了宋朝郡主。

 

宋帝昺與國舅楊亮節兩度逗留大嶼山, 住過梅窩和東涌,建個棚露營,逃避元軍追殺。後來楊亮節戰死,他生前獲封為侯,死後再追封為王,後人紀念楊亮節的忠烈,在大嶼山建了座侯王古廟,九龍城寨公園後方也有一座。

 

宋帝昺匆匆在梅窩鄉登基,年號「祥興」,可惜宋朝的國運不祥,他們經長洲逃至崖山,在崖山抵抗元軍艦隊,死傷慘重,十餘萬屍體浮海,陸秀夫背著八歲的小皇帝跳海自盡。文天祥被俘元朝船艦,目睹宋軍大敗,悲慟作詩《二月六日,海上大戰,國事不濟,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慟哭,為之詩》。

 

「崖山之後無中華」,是形容南宋敗於崖山,皇帝軍民投海殉國,國家落入外族之手,華夏文明也隨之而亡。其實華夏文明遺留在香港,崖山居民在大石刻上「宋王臺」,紀念小皇帝宋帝昺,當年他居住的小山崗,在日戰時期遭日軍炸掉大半,只遣下這塊刻有字樣的巨石,輾轉落到宋王臺公園。

 

文豪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