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二二八、美麗島事件和鄭南榕殉道,是過去了的威權歷史,今天台灣在「轉型正義」,處理威權遺緒的問題。很不幸,香港是正在經歷白色恐怖,活生生的悲情城市。今天立法會垃圾桶爆炸案,兩位被告串謀縱火罪名成立,還押候審。次被告楊逸朗是前樹仁大學學生會會長,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上庭前他寫下一封告別書「告別還是歸來」:

「今日香港民主抗爭雖然走到沉寂衰敗的境地,學界和政黨的努力未竟,也有許多人厭倦香港人不爭氣而選擇退出。苦熬兩年的時間不短也不長,當然難耐長期絕望無力的煎熬,但是一四年雨傘革命我們不再假手於人,挺身而出履行公民責任,也應該早就知道政治是一淌渾水泥濘,早就見識過港人的偽善猙獰。

我們依然未有放棄而艱辛走過兩年,不是因他人的目光期望所驅使,而是因著我們每一位為公義、為自由、為夢想的決心,為了無悔的面對自我而去堅持。若果只有批評港人質素而放棄,那自以為清高聰明的就是敵不過庸碌無能,向無能者認輸,那麼又何以見得聰明?

兩年時間算不上很長,而且為了追夢成真,過去甚至迎頭的煎熬也應該算是值得,成功之前的失敗是考驗煉淨我們的堅毅,身陷痛苦煎熬仍不減意志才稱得上堅持,輕言放棄的話就是侮辱了夢想,為公義為自由為理想卻輸給了為生活,向現實低下了頭,那我們豈能昂首面對自己?

許多人今天還能自由選擇留下還是離開,但兩年以至未來無數無名義士為了夢想而身陷囹圄,動彈不得,還有自由光陰的我們說一些洩氣說話,是對不起付出所有的義士們,因為我們兩年前也一同給予了他們假希望,令他們誤以為香港還有千千萬萬個戰友一起堅持,令他們毫無顧慮的付出所有。

最後,我跟大家分享一首詩歌『使命』,在這個最壞的時代,身處香港四方八面的我們不約而同懷著公義盼望的心奮起,這是我們自己、這是香港人命定的使命,無論如何,我們一生就是要矢志完成這未竟的使命。要改變的不只是腐敗的政局制度,還有香港人脆弱淺陋的心態價值,是徹底的香港變革。

我不知道明天迎接我的是甚麼,是好是壞我也是直視面對,但願未來我還能夠重遇各位。感謝上帝,願上主保佑香港,阿門。」

圖文:文豪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