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聽了分享會後,去了香檳大廈走一趟,剛好遇到了陳烘和幾個玩相機的人。在當中,我當了一個旁聽者,因為我不太懂得去欣賞相機、鏡頭的工藝。陳烘先生不斷介紹其收藏品,更展示Nikon F2與Contarex Super Electric的快門分別,顯然高下立見。最後陳烘先生還和我這小子握手。我十分感動,在這數碼時代,還有人鐘情於八十年代前的相機工藝,這些相機、鏡頭,都是一件的藝術品,只有懂欣賞的才識貨,這些藝術更能在天氣不佳的日子比現在的電子鏡還好。對於陳烘這類收藏家,現在已買小見小,現在的年輕人大多都只會玩比較常見、型格的機款。在街上,一位路人帶著Nikon D4和Nikon 85 F1.4,而另一位路人則帶著Contarex和Contarex 85 F1.4,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這類是一種的藝術品,就像Nicola Benedetti和Alfredo Campoli,只要是行家,一聽一首Mendelssohn violin concerto便知那是高手。很感謝陳烘先生能把藝術品介紹給我們,當然,相機和相片是不同的,對於一些人來說,鏡頭只是一樣工具給他們來創作;而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鏡頭是一種工藝給他們欣賞。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