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現在是紀實攝影的一個樽頸位,對以往「去不同舊區作一個長期拍照」的方法。的確,拍到有點悶,何況舊區的建築物愈拆愈少,加上「新假期文化」,人們總是盲目衝去做同一樣的事情,不經過思考,在舊區看見不少的文青、龍友影相打卡,把整個社區生態破壞了,我經常說講反主流,大約意思的意思是生活需要思考。我的紀實攝影開始變得盲目,變成了交貨的習慣,開始動不起勁來。是拍舊區的變化,舊區已經完全變了新區,當初吸引著我的那種人情味,開始變得不再吸引。可能社區改變了,可能已經悶了,可能已經長大,可能有多了思考,可能想改變一下。

對,我是在自打嘴巴,在否定以前自己做過的事,是時候放下一些東西、想法,反思過去對紀實攝影的定義和理解。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