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都市,大數的人都講求速食,速食文化在香港根深柢固。香港大多數人去學習藝術,不管是音樂還是攝影,都是會由基礎或器材開始,至於可多作參考的大師太多數則不會是首數堂能了解的內容,更何況歷史。

太多數的「我們」只要成品,過程、概念、理論是不重要的。以小孩學音樂為一例,大多數的「我們」只要小孩能演奏出一些曲目,在眾人的目光又或是入學試時令人眼前一亮便可,這也許算是「我們」急功近利的例子。

我們應該對過程、概念、理論等抱有認真對待的態度,更應花時間對該媒介或種類的歷史、大師、先哲進行研究。器材、工具等只是需要時才會用到,除非在非要用到的情況。很多人終日醉心於研究器材,說那個有很美麗的殘響,那個的觸感、工藝就是一件藝術品。與世花時間去研究硬件,為何不把時間去提升軟件呢?

在我的角度認為,最終只是一種表達自已的形式,最重要的當然是內涵。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