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三千五百年歷史,魯迅認為只有兩個時代,就是「做穩了奴隸」、「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交替輪迴。直到上世紀列強開炮,轟開了封建的大門,把現代文明強行灌入這個古老大國。但適應了一百年,華人沒有當上文明人,只是進入第三個時代:「蝗蟲的時代」,他們見識了外面的世界,於是有能力者,加倍剝削同胞,再移民去外國,搶別人的資源,享受免費的民主制度,也一併帶去所有的劣根性,在移居地複製另一條唐人街,在溫哥華炒賣房地產。柏楊在上世紀哀嘆:「中國人到哪裡都是中國人!」廿一世紀,中華文化被中共滅了,很多華人接受過日本和英國的殖民統治,所謂「中國人」都換了外國護照,但仍然活得不像人,只是變成一隻現代畜生,我們仍要對子孫哀嘆:「蝗蟲到哪裡都是蝗蟲!」

香港人是難民的後裔,只求温飽不理世事,香港的英殖歲月,就是做穩了奴隸的華人,盼望了三千五百年的「盛世」,英國佬是「好皇帝」,有幾十年飽飯吃,此生無憾了。所以香港人懷念英國,海外中國人變成「國粉」,新加坡人歌頌李光耀,都是盼望好皇帝的奴隸心態,不是現代的文明人。上一代老人接受蛇齋餅粽投票,起碼會留下來等死,離地中產為了謀利,不肯社會動亂,寧投飯民左膠作代言人,拖延香港慢性死亡的日子,好讓他們儲錢移民,安享晚年。從奴隸到蝗蟲,大難臨頭馬上飛,後者好像更聰明,但蝗蟲到哪裡都是蝗蟲,不是一個有尊嚴的人。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