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己,悲憐眾生。憐我香江,憂患實多,生亦何歡?死亦何哀?

鈔票當選票,戰爭即和平,奴役即自由,無知即力量。香港人的劣根性,尤其是戰後嬰兒世代,是天生的思維缺陷,加上後天受當權者的洗腦摧殘。從大中華情意結、六四情花毒、華東水災大捐款、泛民情意結、雨傘黃絲、金鐘大台、旺角鳩嗚團等,他們的共通點是自欺欺人,活在虛妄當中,不敢誠實面對自己和當代,所作的孽卻要後代承受。

頭腦清醒的人,冷眼旁觀愚眾自甘墮落,自作孽不知恥,難免不屑和鄙視。但不要自我彭脹,對全世界失去信心 ,甚至心懷怨恨,憤世嫉俗。當你的心思統統花在酸罵別人有多麼不堪,臨老只是喃喃自語的維園阿伯。你一生找出了三百隻港豬,最後變成第三百零一隻,因為浪費了所有時間,毫無長進。

可惡之人總有可憐之處。統稱「港豬」的人,大部份是中產和專業人士,他們大腦存在某個缺陷,某種劣根性,在太平時代不會阻礙他們融入社會,學懂一技之長,撫養子女 ; 但碰上天下最邪惡的極權,就成為致命傷,如不諳水性的人墮海,手足無措,醜態百出,慌忙要捉緊身邊任何一個水泡。

從現實的思考角度,如果所有港人盡皆豬,「我要曾俊華」,你身邊不會有那麼多人屌聲四起 ; 即使整個社會死寂一片,只要有一人頭腦清醒,就推翻了「所有港人盡皆豬」這個結論,你自己就是活生生的証據,漆黑𥚃的燭光。

從功利的思考角度,即使要憤世嫉俗,也要放下跟自己無關的路人甲乙丙,或者蝦兵蟹將,把心思放在擊敗最強大的目標,才是有志氣的人。

放開別人,放下自己,起碼在一天𥚃某個時間放下自己,放開別人。

圖文:文豪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