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我憧憬九份,曾經看過報導,描寫它彷如宮崎駿的動畫世界,石板路、紅燈籠,背山面海的茶樓,「據說」大師參巧了它,畫出「千與千尋」𥚃的妖怪澡堂。今天一遊,原來是一條擠擁的遊客老街,匆匆走過,日後重返的興致不大。

我們旅遊的目的地,要說原因,常常來自電影、動畫和文學,一張相片,一個藝術家創作的名稱,賦予了這些地方靈魂。原本代表九份是電影「悲情城市」,一九八七年臺灣解嚴,隔年蔣經國逝世,八九年《悲情城市》橫空出世,是首部在威尼斯影展獲獎的華人電影,描寫臺灣在二二八大屠殺下的愁雲慘霧。電影𥚃的九份陰雨灰濛,山城頹磚敗瓦,諜影幢幢,人肉橫流,國民黨特務四處搜捕異見份子,本土人苟且偷生,生活朝不夕保,穿黑西裝的梁朝偉,家中巨變,凝視兄長的棺木入土,一張苦臉陰譎不定。

戒嚴、國民黨、悲情城市、亞細亞孤兒⋯⋯這是上世紀的記憶了,一切隨風而散,今天你搜尋九份的旅遊資訊,會看見「戀戀悲情城市」、「宫崎駿也愛」,只有吃喝玩樂的愉快回憶。

照片:九份山城

攝影:文豪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