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壇新秀林奕含自殺,二十六年短暫的一生,飽受痛苦和憂鬱煎熬。死訊傳出不久,她的父母發出聲明,證實女兒遺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書中十三歲女主角被中文補習老師強暴後,繼續和他維持了五年的畸型關係,就是她本人的投射。

林奕含生前稱最感痛苦的,是她喜愛中文,讀過孔子日:「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心想飽讀詩書、情詩綿綿的人,不是真情流露,赤子之心嗎?但中文補習老師「李國華」人面獸心,「為什麼他可以背叛了五千年浩浩蕩蕩的傳統?」唉,大錯特錯,中華文化是有毒的,這個大醬缸沉積了人類最醜惡文化,才不是儒釋道,而是假、大、空,髒、亂、吵,窩𥚃鬥。中文詞彙最豐富的,不是唐詩宋詞,而是罵人的髒話、大話和毒話。九十年前中國人還在纏女人小足!幸好殖民台灣的日本政府,嚴格取締纏足風氣,上世紀的台灣女人才能健康成長。

林奕含的精神科醫生長期為她治療,頭幾年告訴她:「你是經過越戰的人。」再過幾年,對她說:「你是經過集中營的人。」後來又說:「你是經過核爆的人。」林奕含打個比喻:「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雖然遭遇不幸後,她年青時扭曲自我,嘗試去「愛」強暴她的補習老師,自欺欺人地尋找這隻禽獸「美」的一面。但是,隨著年齡和學識增長,她心中另一角非常清醒,看透了「李國華」如胡蘭成,除了是人面獸心的強姦犯,還是偽善的中國文人。中國文人則流氓,死不認錯,擅長自欺欺人,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對一個天真的女人來說,是比集中營更恐怖的打擊。

她說:「他們的思想系統非常畸型。他們強暴了,或者性虐待了別人,自已想一想,還是『一團和氣,亦是好的。』」胡蘭成強暴了小周,辜負了張愛玲,想出了一堆詭辯和空話去自圓其說;「李國能」迫十三歲的「房思琪」去牆角,掏出雞巴硬塞入她口,「房思琪」感到像溺水。之後,「李國華」對她柔言說:「這是老師愛妳的方式,妳懂嗎?」、「你是現在是曹衣帶水,我就是吳帶當風。」她直視中華文化的深淵,看清了著所謂文人千錘百鍊的真心,最後只是「食色性也」 ,她被深淵吞噬,把心中悲痛寫下來後自殺。像張純如在絕望中自殺,在自殺前跟人說:「中國人有一種極其歹惡的心理,在世界民族中也罕見。」

「李國華」真人是陳國星,台大中文系,家中擺滿古董,喜穿清朝龍袍睡覺,過皇帝癮。他自稱「補習界馬英九」,利用職權誘姦年幼女學生,同時經營文化事業公司,十四年竟得標政府各單位設計印刷案逾三億元,有官商勾結的嚴疑,真是十足的「中國人」,一股腐爛的臭味撲鼻而來。

圖片出自Readmoo電子書:http://bit.ly/2qANjBc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