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眼中,攝影集不是為了滿足人們觀感、政治取態、取悅受眾,而是一種對自己的自我實現,證明攝影就是死亡。出不出名,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關係,自我實現的事,我自需要向自己交代。在前言中我說出我對每一個影像的理解是充滿感情,每一件都會用上自已最真誠,其他人不明白,是一種很個人的想法,可能我的觀點不能配合每一個人的想法。不需要是一本沙龍攝影集去看待,以構圖、色彩去評論 。我還是喜歡做一些比較悶的東西,每天沉醉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每按下一快門,都是思考的成果。主觀的東西,不是太需要別人的認同,因為永遠不會得到別人認同,因為別人也有自已主觀,改變不到。我只可以做的是陳述自己觀察、思考的東西 。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