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受殖民獨裁統治,大部分人仍然對政治冷漠,但在使用臉書上異常放任。你說香港人沒有自由意志,盲從大台指揮亂投票,但他們使用臉書卻非常自我中心,毫無節制。歐美享有民主自由,普遍視臉書為社交平台,當愈來愈多成年人使用,年輕人便離開臉書,避開父母。相反,臉書對香港人而言是「精神鴉片」,當主流傳媒不是染紅就是被封殺,僅能依賴臉書獲得一點點自由資訊。

長期受到殖民壓制統治,加上精神蒼白無聊,香港人需要在臉書大肆發洩,飢渴地瀏覽垃圾資訊,聽靡靡之音以麻醉神經,圍爐取暖,講是講非,盡情大吵大屌,籍在享有自主權的臉書狂屌,以獲得生存下去的快感和生趣。除此之外,籍煽風點火,起哄湊熱鬧,圍觀他人吵架而滿足獵奇心,填補一點精神無聊的空虛感。故香港人的臉書,除了吃喝玩樂聲色犬馬,就是竭斯底里狂燥抑鬱,充斥臉書KOL、是非精和花生友,此為香港民族的「臉書精神病」,現實上的樓奴,臉書𥚃的瘋子。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