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Lee

 

早前李天命在網上議政,批判陳文敏及馮敬恩,公眾嘩言,有人指責他「投共」,也有人質問:「既然不動如虛空,又為何回應輕如蜉蝣的網軍?」不動如虛空指内心的境界,行動隨緣,與回應無自相矛盾,可回可不回,而他昨天回應了大眾的質疑。

李天命說:「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最尾一句就是重點。他憶述過世的父親,是「大大大大反共」的國民黨員,國民黨執政時在中國當過九品芝麻官,共產黨擊敗國民黨後,帶着家人逃難來到香港,童年在簡陋的木屋區成長。父親從小向他灌輸「共匪」的觀念,他也自許擅長獨立思考,大學時曾經發表嘲笑共產黨的文章。

他最後提到年輕時,在一次朋友的飯局上,一位來自遠方的朋友打算結交他,令他不得不得詐醉推塘,根據上文下理,這位「朋友」恐怕就是中共的統戰人員。

他終其一生,鑽研並教授思考方、人生哲學,桃李滿門,影響深遠。這樣的人,早已站在人生的頂峰,會在從心所欲不踰矩之年,跑去投共?智力正常的都知道不可能。

同時,他平靜描述冷酷的現實:「政治對決決於實力。」如今香港和中國的政治交往,香港勢孤力弱,因為不論泛民和建派,全都或幾乎全都自私自利各懷鬼胎,無一有政治智慧。當今由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比起毛澤東的文革年代 ,是近代最興旺的時期,人口超過十三億人,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二。這是客觀的事實陳述,不等於歌頌共產黨,一個國家可以同時邪惡和興旺,而香港正是面對這個邪惡大國。

政治複雜而骯髒,政客謀取利益,只有在地人關心家鄉的福址。李天命那一代人的血脈跟中國淵源甚深,年輕一代面對中共殖民,則是紮根香港,身土不二。李天命判斷港獨的概率為零,大家不應驚訝,難道我們不知道國家獨立在現實上何等艱鉅?陳雲擅長操作現實政治,他早就提出香港擺脫困境的唯一出路,是「堅持自治、捍衛兩制」,而自治並非港獨,不需要負擔國家主權的麻煩,卻可以享受到獨立成員國的身份,而中國沒有香港,馬上就死,中國經濟持續崩潰,中共考慮自身利益,便會放手香港自治,這是陳雲實行「城邦論」的理據。

李天命判斷年青人不夠勇武,在當刻也是事實,在前線奮鬥的人都會承認。也許大家不同意「中共吃軟不吃硬」,而當刻不夠勇武,不等於未來不會真正勇武,近年民心的變化是翻天覆地的,浩浩蕩蕩的本土浪潮,也不過興起兩、三年而已。

文豪

明報論壇:http://goo.gl/YMSU5b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