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楊舒平Shuping Yang受校長邀請,在美國馬里蘭大學演說,她像一個人般抬頭講話,容光煥發,以一口流利的英語笑道:「人們經常問我,為什麼來馬里蘭大學留學?我總是回答:『為了新鮮的空氣。』」她說,以前她在昆明每天要載上五個口罩,五年前下機,吸第一口空氣,驚訝美國的空氣竟如此清新甜美!

結果,她受到中國《環球時報》、國內的中國人和中國留學生等人圍攻,馬上像畜生般低頭表忠:「我深愛自己的祖國和家鄉,為國家的繁榮發展深感自豪,也希望今後用自己在國外的所學弘揚中國文化⋯⋯」這是比《1984》 更完美的極權統治、洗腦和自我審查,老大哥的視線遍及全球;看看那些在外國的中國人,在網絡上使用流利英語,寫中國的大話、假話和毒話,這就是中國人!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哀哉香港!

楊舒平一事,反映了2017年中國醬缸文化之腐爛,已經侵蝕到全球各地,連英語世界和網絡亦不能倖免。另外,一堆中國人跑來我的臉書,留下大量髒話和毒話,再次證明跟中國人扯上關係,實乃人生中最不幸的事。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