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這句話不是我無知的戲言,背後有慘痛的歷史,是血腥換來的教訓。

一九七五年,赤柬攻入金邊,各國外僑紛紛到自己國家的大使館躲避,其中最多是美僑,他們帶著全家大小,連家中的狗,和幫美國人做事的當地人,都被帶進美國大使館,由大使館坐直升機到停在海上的美國軍艦,撤離柬國。金邊的華僑更多,他們也涌到中國大使館前,但大使館大門緊閉,室內窗帘落下,任憑華僑涌在門前叫喊,使館人員充耳不聞。其後華僑經歷赤柬大屠殺,死亡以百萬計,無數華人經大逃亡歷盡悲慘歲月,部分人僥倖逃到泰柬邊境。過境後,這些柬國華僑拉起橫額,上寫:「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1

一九九八年,印尼爆發「黑色五月暴動」,暴徒們把華人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華人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他們還把在場的女子中較年輕的抓過來,只有十、十一歲,當著眾人施暴,在她們的母親、父親、丈夫和兄弟面前,輪姦三次到五次。曾有印尼華人逃到中共駐印尼大使館請求庇護,卻被中共大使館以不便干涉印尼內政為由拒絕。美國卻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2

三十年前,柏楊寫「醜陋的中國人」,指出中國的醬缸文化,令此民族像一潭死水般永遠沉淪。他是上世紀的人,從中國逃難去台灣,在台灣身陷十年政治牢獄;書中他仍然對中華民族有希望,因為看見當時英殖香港是文明社會,台灣亦逐漸擺脫威權。他在本世紀初去世,臨終前他相信好的社會制度,終於可以令中國人擺脫醜陋的劣根性。十七年前,鍾祖康寫以一篇《台灣有權獨立》的文章,公開聲援台灣有權獨立建國,在當時主權移交不久的香港,遭受中共喉舌瘋狂攻擊;之後他和挪威妻子移民挪威;二零零七年出版「來生不做中國人」,以龐大的資料,證明中國是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以武力威逼要指導香港猴爬樹的中國豬,一天遇到台灣鳥,就一貫無廉恥地說:『台灣鳥,讓我教你爬樹吧!』」

二零一七年,香港淪陷二十年,我說:「寧做外國狗,不做中國人。」等不到來世,從今世起就不做中國人。只要不是中國,不管是英美法意日俄澳,做外國的三、四等人,都比做中國人活得有尊嚴。

照片:Kaiser KS

註1 註2:慘痛的歷史「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 阿波羅新聞網:http://bit.ly/2qkKfJE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