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為善的人,比不上曾經為惡而再次為善的人,後者的生命比前者豐富 ; 他吸納了惡而滋長出來的善,比起天真的善良,有著另一個級數。

浪子回頭的男人,不會輕易墜落,壞男人改過向善,才是真正的好男人 ; 一生守禮的正人君子,只要稍碰權力和女色,馬上會變成禽獸。

香港人生於憂患,長於憂患,苦難令君子的生命變得豐富,可以比文明而天真的西人,擁有更成熟而美麗的心靈。

圖文 : 文豪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