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D_1304

從小就有日本情意結的我幾乎把日本當成家鄉,每次到日本都沒有刻意去看櫻花,卻幾乎每一次也碰巧是櫻花盛開的日子。

第一次看櫻花時,只覺得大地穿上粉紅色衣裳,洋溢著春天的氣息,是最雅緻嫵媚的公主。然而看過一遍又一遍,不知是第六、七遍,實在有點吃不消。

這一次也不例外,從名古屋到輕井澤再到東京也是滿街櫻花。不一樣的是這次沒有任何刻意賞櫻的景點,那兒的櫻花多得有如繁星,恆河沙數。櫻花如便利店一樣,隨處可見。「朝夕相見」之下,也不禁對它產生一種「情愫」起來。世人盛愛花之富貴者,陶淵明對菊花情有獨鍾,周敦頤獨愛蓮花,鄙人則情繫櫻花。

櫻花是愛情與希望的化身,所以在很多人心目中它是美麗和浪漫的象徵。傳說中木花咲耶姬公主奉父親山神之命,乘著五色祥雲將愛情之花撒遍每一個角落。櫻花總在一夜之間突如其來地盛開,滿樹爛漫,如雲似霞。櫻花瓣嫣紅的如少女的臉頰,有的如雪,如簇擁在春風中俯仰啓承的枝幹上,是何等的讓人心動不已。

可是,日本的民諺有云:「櫻花七日」。櫻花總在自己最美麗輝煌的一刻在風中飄搖下墜,不見得有一絲的留戀。

櫻花的生命很短暫,但它能在有限的時刻綻放得很璀燦,証明自己曾有過最幸福最驚天動地的愛情,也彷彿哀號著愛情最終也難敵現實摧殘。櫻花卻不甘等到凋落的時候才去眷戀那尉藍的天空。

也許公主選櫻花為愛情之花是因為其短暫的花期。有限的時間令人珍惜,它不願看著自己一天一天慢慢地死去,寧願在最轟烈的一瞬間消失,把嫵媚永遠埋藏在對方心房深處,深深的留下烙印。

每一種花也有凋謝的一天,但絢爛而短暫的總是在心中活得最長久的,讓人永遠埋在心底。

櫻花的愛情是如此淒烈,雨打時,如血的流淌,似魂的消散。難怪日本古人說從前的櫻花只有白色,彷似眼前粉色的櫻花瓣逐漸被死去的愛情之血染成一片嫣紅似的。這令我想起蘇曼殊的《櫻花落》:

「十日櫻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回?昨宵風雨偏相厄,誰向人天訴此哀?忍見胡沙埋艷骨,空將清淚滴深懷。多情漫作他年憶,一寸春心早已灰。」

看著櫻花瓣一片一片的漂落在積雪之上,猶如無情的天使羽翼把「一片」又「一片」的愛情帶走,我口裏的櫻花雪糕也似是把它的爛漫淒怨之感卡在我的喉嚨裏,哽咽不能下。

櫻花的味道到底是甜,還是苦,我也分不清楚,卻嘗到無奈唏噓的感覺,淚水不經意徐徐滾下,輕輕融化了櫻花雪糕。

About 柯德莉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