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去餐廳叫外賣,排隊付費,收銀台靠近前排的坐位。此時一名老人也許如廁出來,從中間插入,強行穿過隊伍,返回自己的坐位,其間碰撞到後面的女士。女士當眾責備他:「碰到我的身體」,要求他道歉,老人的即時反應是否認,死不認錯,之後提高聲音反駁:「咩呀?邊有呀?亂講!」一個小小的糾紛,就演變成大罵戰,換作文明的現代人,只要點一點頭,低聲致歉,就會輕易化解了無謂的紛爭。

這個老人就是典型的華人,擁有最大的劣根性:死不認錯。雖然不認錯,錯還是存在,不會消失,於是為了掩飾一個錯誤,就用更大力氣,製造更多的錯誤,來掩飾首個錯誤。於是,老一輩的香港人嗓門特高,覺得聲音大就是理大,只要聲音大、嗓門高,道理就在我這邊。八十年代,香港人暴發,特別喜歡旅遊,當時外國旅遊指南「孤獨星球」告訴讀者,如果在名勝景點,遇見花錢最多同時最吵鬧的,就是香港人。以為聲大夾惡,財雄勢大,道理就跑來自己一邊,就會得到別人的尊重,但在文明人眼中,只是一群髒、亂、吵的三等民族。

每個人都會犯錯,大人犯大錯,小人犯小錯,香港人犯香港錯,政客犯不會犯的錯。最重要的,不是有沒有犯錯,而是改過遷善的良知,知恥近乎勇,死不認錯,只會走入窮途未路。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