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D-31

2008年,這是我最後一次去到還有生氣的牛頭角邨,清晨時分就到達,我走進一家粥品店,吃過一碗生滾粥後開始紀實攝影。當年我還是使用菲林進行拍攝,因此在相片的右下角還有日期印著。整個邨的生氣正在消失,不少的居民已經搬離下邨。邨中也比較冷清,在屋邨的公共走廊有不少的壁畫,紀錄不少居民的生活環境。菲林把回憶紀錄低,定影藥水把溫度留在膠片之上,這是我對有生命的牛頭角下邨最後的回憶。

牛頭角下邨重建了,邨內出現一些所謂保育展品,將舊邨左拆拆右拆拆,集合了一堆屍體放在同一個地方,全無美感。是為一個「溝埋嚟做瀨尿牛丸吖笨!」的所謂的保育。其中政府把牛頭角茶餐「重新展現」為休閒區,招牌竟然不是一般會用的標楷體,而是新細明體,不用懶成這樣嗎?完全看不到惜日的生命力,在休閒區還有不少的鐵閘,是將各個商戶的鐵閘拆下來,是是旦旦地貼在牆上了事。其中一個鐵閘中間,印了一個士多的海報,這樣就把士多保育了?把一個社會完全消滅,把其屍體掛起來,就叫保育?

 

2008年相片:Kaiser KS

2015年相片: Kaiser KS

KSD-31
我就在這一家粥店內吃生滾粥

 

KSD-1
牛頭角下邨前身為牛頭角徙置區
KSD-2
商店都是小商戶居多
KSD-3
相片的右下角還有日期打印著
KSD-8
熟食
KSD-11
現在只有快圖美
KSD-18
當時還有線面美容服務
KSD-27
這些招牌就是新邨擺放的屍體
KSD-28
天光墟
KSD-5
海味店
KSD-7
在鋪外的餐桌
KSD-40
很多揮春
KSD-9
衣服鋪
KSD-10
日用品店
KSD-12
藥房
KSD-13
小商戶林立,拆邨後也找不到他們
KSD-15
友善的微笑
KSD-16
不是百佳來的~
KSD-17
2009年,現在是2015年,變化這麼大
KSD-25
連招牌也沒有
KSD-26
招牌
KSD-29
聽過這個球場經常有打架案
KSD-33
居民的壁畫
KSD-34
這些牆會拆下來,放在新邨當陳列品

KSD-19


 

KSD-32
新邨放了一些舊邨的相片
KSD-33
舊邨的牆拆下了當陳列品
KSD-35
邨內有大大小小的展品
KSD-37
放了在這裹就當是保育了
KSD-44
這個讀書閣,搞什麼鬼?
KSD-45
這個還好,把以前的居住地方重建出來
KSD-46
不過只是給你看,不准人進入
KSD-47
我完全想不到這個地方的用意
KSD-49
新邨只有大集團的商店,完全沒有小店的影子
KSD-50
搞乜?
KSD-51
陳列著屍體
KSD-52
沒有了生命的商店,他們在展示的是一條死屍
KSD-60
傳說中的牛頭角茶餐廳
KSD-61
新細明體……
KSD-63
為何不搞一個真的是有生命的茶餐廳出來?現在只是一堆屍首
KSD-64
香港政府保育真的鳩鳩heahea
KSD-67
這個地方…一點活力也沒有
KSD-69
很大的對比,相片紀錄死前的美好樣子
KSD-72
在不同商店拆出來的鐵閘

KSD-73 KSD-74 KSD-75 KSD-76 KSD-77

請支持我們的紀錄工作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