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長長,找不到自己
前路長長,找不到自己

香港的教育是培訓社會下一代生產工具的地方,以填鴨式及機械式批判性思考,但是沒有導學生如何去認識自己,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存在的價值又是什麼。學生唯一價值觀就是社會給予的,社會告訴你需要高分,學生便狗衝去取得高分,因為學生沒有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老師只為份糧,教完課程內容就拍拍屁股走人,教授完課程所指出的內容就要去趕各種的校本評核、練習卷等等,追求的是社會給予的唯一生存價值,在文憑試中取得高分。

學生被灌輸成功的價值,不就是當那些高薪酬的職位,學生不知為何要做,學育為什麼要跟隨社會的話要,讓你自己變成一個社會想你變成怎樣的一個人,而不是教導你要按自己的意思做自己呢?因為一個不是以學生為本的教育制度,教學內容、思考方式、科目增減等等的東西都要按市場需求、京官的心意、港官的利益,從來不是從學生出發,學生只是按著制度的劇本演下去下去,學生放棄約廿年的青春去按著不是自己故事的劇本去演戲,感覺比龍跑套還要差。學生每天迷失著自己地上學,得到知識在考試後忘記,學生的價值是建基於那些考試成績,失去那些成績後,學生便是一堆堆沒有自己的行屍走肉,教育應該要教導學生認識自己,讓學生自己需要什麼。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句話個個都懂的。香港有許多人是找不到自己的,是盲目跟隨著社會主流去走(但我並不反對跟主流的),社會告訴你讀好書,找好工,大家便跟住做。而自己呢?香港人都未能夠找到自己的價值的時候,何況叫大家去捍衛本土意識,這是一個連鎖關係,香港人不認識自已找不到自已的價值,香港這個族群更不會找到香港族群和其價值,找不到其價值便不會誓死捍衛自己族群的價值。

再者,有許多人因為找不到自己卻要走依附著別人去生存從而去成就自己的價值,這些人的價值是透過攻擊被依附者,或者是透過 阿諛奉承被依附者從而突顯自己的價值 。何悲的是,這些人是佔大多數,更有一些是在主流媒體有話語權。這些人找不到自己的價值,跟他們說認識族群的價值繼而再捍衛本土利益,簡直就是未學行先學走。筆者從來覺得香港是需要一場革命,不單是政治上的革命,而且需要一場思想革命。透過思想想革命改變不斷製造港豬的思維。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