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無論做什麼都會變成服務性行業,做創立最後都變成服務客人的一個員工、過度商品化,「顧客永遠是對的」奴化了許多人,連做創作都變成這個可悲的情況。客人說要怎樣,你就必須要怎樣,不跟就沒有人工。不能說有什麼藝術堅持,除非你很有名氣的。最後為了搵食,必需要貼合市場需求,放棄思考和堅持,做一個掛著創意的服務員工。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