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學昌明,人類的生命廷長。你會選擇有尊嚴地早點死去,還是沒有尊嚴地生存下去?年輕被社會制度奴役,沒有做人的尊嚴,為五斗米折腰,口說要什麼理想、什麼原則,為了存活,做社會的齒輪。年老,身體漸出現毛病,失禁、勞煩後生協助起居飲食、如廁沖涼。在後生的眼中,必須要將老人的命留著,生體健康就可以說做享清福,每天晨運,飲茶。有些老人,在消逝邊沿被救回,不斷進出醫院,可留著生命,讓他們沒有尊嚴地生存,這是對他們最好的嗎?

咁耐都唔死,仲留係度做咩,行動不便的身軀需要清潔,讓別人清潔,被看到失禁的樣子,不會好受,沒有尊嚴可言。

家人到醫院探訪時,忙忙碌碌說畢公式的問候說話後又離去,曾經高高在上的一家之主,天天卧在床,插著無數廷長生命的儀器,已經分不出晝夜,不知誰是孩子,每天都在痛楚裡死去活來,可能唯一的意識就是解脫。每當就快完結時,都被救回來。過著每天繼續痛苦、等待衰弱至死亡的生活。每一次被救回來時,解脫的意識愈來愈強,拔掉續命儀器,會被鎖上,沒有尊嚴地無止境等待著……等待著,這個不會康復的病。嚥下嗎啡後,又再對著那熟悉的天花,把電視的聲音調作最大,遮蔽等待的聲音,過了慢長的晚上,再等待晚上的來臨,等待心臟停止跳動的一刻。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