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洋達在節目說:「網絡評論員有社會責任」他說在網絡年代,任何一個人,只要針對一個議題,持續每天在網上發表評論,或多或少,就會吸引一班觀眾,成為這個議題的一個代表人物。如果是他是出名的、受歡迎的,假如某天他胡說八道,就會影響到社會,這個影響可能非常巨大。

沒有受薪的網絡寫手、評論員和主持人,能夠約束他們的言行,只有他們自己的道德價值。任何人於一分鐘內,就可以註冊一個臉書帳號,五分鐘內可以註冊多個,不像報紙的專欄作家,要經過編輯同意才能開筆,報紙本身要向股東、讀者和廣告商負責。 除非涉及侵權、兒童色情、血腥和種族仇恨等,否則臉書也不能管制他們的言論。

為什麼香港人寧相信網上言論,一些不用負責任的網媒,也不信政府和傳媒?因為社會淪陷,傳媒失信。要求業餘的市民,在工餘的時間,分擔傳媒監督政府和社會的責任,本身就是不健康和不正常的,而香港己經不正常二十年了。

既然網絡世界三教九流,龍蛇混雜,成年人上網,自己有責任去分辯是非,去判別網上言論是否言之成理,是否正確,資訊來源是否可靠。明知是假帳號在胡說八道,亂編一份「清算名單」,挑撥離間,唯恐天下不亂,你們跟著起哄湊熱鬧,最終自食其果,只能怪自己愚蠢。

無知少年誤墜網絡騙案,騙徒聘請靚女,在鏡頭前騷首弄姿,就哄得青頭仔在鏡頭脫褲手淫,騙徒把過程錄影下來,威脅他比錢,受害人要反省自己是否不會使用電腦,是否入世未深,不懂江湖險惡。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