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友」即看客,是一眾湊熱鬧的群體,永遠置身事外,退守安全地帶,觀看別人爭執、抗爭和選舉,喜歡火上加油,唯恐天下不亂;喜歡事後孔明,做勝利球迷,擺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態,自己不會負責任,看見有免費好處,方一窩蜂上前搶奪。

孔誥烽說:「香港有得投你就唔知邊個打邊個臨到最後一刻先跟雷動9投。美國你冇份投你就金睛火眼追得好貼睇live人地辯論有幾個sound bite都數得出。」自由伴隨責任,沒有自由意志,不肯負責任,盲從雷動計劃的人,等同領取月餅卡投票的愚民。

一不閱讀政綱,二不理會政績,更不珍惜手上的選票,連人名黨派都分不清,但喜歡在茶餘飯後講政治,蹲在廁所大便時傳耳語,以訛傳訛,死不認錯,私怨大過天。維園阿伯和臉書KOL,孰優孰劣?

一群野猴子聚集在水簾洞前呱呱大叫,你眼望我眼,就是沒有一隻肯出頭。香港人奉為「精明」的處世法則,就是明哲保身,任何事情,如果有潛在的風險,就會退避三舍,泠眼旁觀,寧可別人出頭。待勇敢美猴王躍身一跳,發現洞𥚃的世外桃源,圍觀的猴子就一湧而上,把稍有名氣的猴王踩成地底泥,滿足其變態的妒忌心。

但凡發生事故,或者只是一場小爭執,馬上會引來一群香港人圍觀,湊過頭來看戲,他們起哄、起哄,不斷地起哄,煽風點火,比當事人更興奮,自己置身事外,處在安全地帶,籍圍觀而滿足獵奇心,填補一點因精神極度瑣碎無聊的空虛感。這個民族患了精神重病,即使體格如何茁壯,生活如何富裕,都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看客。要拯救這個民族,需從心靈開始。

(相中人與文章無關)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