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圍立法會反辱華、揮五星紅旗的人,不論是收錢還是真心,這種民族狂熱,代表華人不論入籍哪個國家,都是犯賤的低等民族。

當年中國難民大舉逃來香港,英國開明管治,國泰民安,他們一生受惠英國人,包括子女的幸福,但從無絲毫感恩之心,只換來他們忘恩負義。這批難民和其後代利欲薰心,攢營炒賣,縱容地霸摧毀百年根基,自已本身也不斷出賣香港,最樂於壓榨同胞,再移民去奪取他人的資源和福利。從地獄中國逃到香港,不感謝開明的英國人,卻奉迎殘暴的中共。

即使英國在六七暴動後改變政策,專心發展香港,香港也不是「福地」,因為身在福中而不知福,就不是身在福中。香港人只是虛渡了幾十年光陰,在上世紀的太平日子,恐怕是忙於炒樓、炒股票和鑽營上位,學不到英國人半分的智慧,何曾珍惜過法治、簾潔和自由?何曾關心過政治和社會?何曾思考過民族前途和尊嚴?

德國十九世紀哲學家叔本華說:「最廉價的驕傲就是民族自豪感。沾染上民族自豪感的人,暴露出這樣一個事實:這個人缺乏個人的、他能夠引以為豪的質素。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至於抓住那些他和數百萬人共有的東西為榮了。擁有突出個人素質的人,會更加清晰地看到自己民族的缺點,因為這些缺點就在自己眼前,但每一個可憐巴巴的笨蛋,在世上沒有一樣自己能為之感到驕傲的東西,他就只能出此最後一招:為自己所屬的民族驕傲了。」

像邵音音活了七十年,一生受惠英國管治,本身不愁衣食,臨老來當政權的棋子,一生白活了?原來免於戰亂之苦,在現代社會安穩生活,華人都是虛渡一生,可憐又犯賤地為極權驕傲。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