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父母就教導我們要遠離一些壞份子,例如金毛飛之類,更莫論與他們結交為友,大概這是人所共知的常識。

_KSD5398

如今,警賊淪為流氓,行為更與行古惑的無異,又為何我們仍與之為友呢?有左匪大肆宣揚包容論,在佔領期間膠行盡出,說甚麼警賊不是敵人,為警賊撐傘擋雨,展露盡「人性光輝的一面」,完全是麻醉了抗爭者的對抗心理,忘記了警賊同樣是執行政權的可恥行徑的幫兇,令到一個又一個被這些童話世界畫面欺騙的抗爭者受到迫害。

有人說:「警察之中,都有好人和壞人之分!」對付這些人,根本一句改寫句子就已經可以對付:「行古惑之中,都有好人和壞人之分!」問題不是在於個體,而是在於整個群體,試問一句,你會否在明知一個中學同學淪為毒犯後仍然與他來往?會否在他刀光劍影之時,勸其歸回正道?我們大多數人會選擇興之疏離,同樣的邏輯,又為何不能用在黑警之上呢?

有人話:「人在江湖,」我會說,如果每個警察都是如此具正義感,今日的香港就不會淪為濫捕之都。他們如果真的正義,好應懂得是非黑白,更甚者放下可恥的 pass和配槍,而非貪戀出面再不能提供的高薪厚職。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