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DSC0122
在電視中看到了CCTVB的冷處理,看到網上的Share得熱哄哄,我實在不懂分別誰是誰非。長河中心,作為一名學生,應該很少會踏足,於是我便找我的朋友作伴一起去看看為什麼工人要罷工。我打的第一個電話,朋友說「傻的嗎?為什麼我不在家玩LOL?」;於是我打第二個電話,他說「過兩天有測驗,溫書要緊。」,我無興趣再打電話下去,於是決定一個人去長江。去了長江中心後,明白到這裡並不是一個好環境,旁邊是一條馬路,空氣欠佳;可能是剛下完雨,周地也是水。走到了工人和市民在談天的角落,他們在談碼頭裡我們一般人不能想像的事,這些應該能在碼頭的辛酸專頁中找到,我不在此多談。聽了他們說的事蹟後,我深深明白到若沒有這次的罷工,我們外人是不能明白到碼頭是一個多麼危險、恐怖的地方。對於碼頭裡的人來說,死亡?他們每天都有機會面對。走到另一邊,市民在問工人現在最想的是什麼,第一當然是復工吧!其次是希望得到市民的支持和宣傳,讓多一些人知道工人為什麼要罷工。當聽到有一名工友的家中兩名子女,已經四十多歲,手停口停,也站出來,而外判商只說「做就做,唔做就另謀高就」,試問工人已接近五十,又有家庭負擔,職業流動性低,怎能另謀高就呢,外判商真是一隻冷血的動物。我也從工友口中了解到原來HIT處理一隻貨櫃要$3000,幾乎是全球最貴,HIT只持著香港是亞洲的中心,來香港的貨櫃是比較貴的貨物,而內地走的是較平的貨物;全球最貴,但員工褔利卻比澳國等其他地方差,作為一間大公司,是否應有企業良心,不要下下「賺到盡」?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