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母親不再哭泣

 

為了禁止人輿論習近平的情史,五名書店職員和股東就人間蒸發了,被中國特務越境擄走,因為書店出版政治秘聞的書籍,或者會出版一本《習與他的六個女人》。中共極權的腐敗,使它對於真相和真話,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懼中,一些資訊、一種方言,都令它渾身顫抖,唯一的反應就是逮捕和滅聲。受政治迫害的人,最可怕的下場,是被滅口後偽裝「自殺」,李旺陽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即令釋放,他們親人所受的煎熬,實在不足為外人道。李波被囚禁其間,他的妻子舒非連日為丈夫奔波,身心俱疲,還要被政府和主流媒體惡毒抺黑「嫖妹被捕」;瑞典籍桂民海被擄走兩個多月,女兒Angle向瑞典政府求助,形容「每天都非常擔心政府的安危,希望他可以盡快回家。」一字一淚,只有禽獸不如的極權政府,才不重視人命和尊嚴。

上世紀,有近百年的痛苦歲月,台灣的綠島都用作囚禁政治犯和思想歧異分子,直到解除戒嚴為止。綠島上有一座人權紀念碑,碑上刻著受難者的名字,碑文寫道:「在那個年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被困禁在島上的孩子們,長夜哭泣!」一九九年落成石碑,當時總統李登輝向受難者道歉,保證那個讓母親哭泣的時代,永不允許再臨。

香港人需要為一代抗爭,取回那個「不讓母親哭泣」的時代。

文豪 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