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SD1921

今天我訪問了生於1980年的Tony,現在於訪問中回想當時的情況。1997年主權移交時Tony還是一個中五的學生,在電視上看到蘇式AK47一槍槍把中國學生的腦袋轟爆,袁木等人冷血的嘴臉,家庭曾經考慮過移民。

 

 

於1997年嚴夏,藍色旗幟緩緩下降,由一面血紅色的五星紅旗代旗;高尚華麗《天佑吾皇》踏下舞台,由抗戰名曲《義勇軍進行曲》代替。這一切沒有帶來民族自豪,帶來的傷悲和恐懼,藍紅之間只看到白色。這些恐懼是源於1989年春夏之交的一場屠戮,Tony當時看到父母在電視前痛喊,笠日家中出現一些移民的冊子,家人曾經考慮移民。在2014年雨傘革命時,也害怕六四的情況出現,警察手持美製M16步槍,當年的畫面也走出來,恐懼槍聲引發的血淋淋的畫面出現在電視。

 

 

南京條約1及北京條約2都指香港和九龍半島都是永久割讓給英國,展拓香港界址專條3指新界是租借給英國99年,理論上中國沒有法論依據去把中國回收的,但是中國把香港從英國手中搶回來,在同一時間,世界各個殖民地處於一片去殖潮流之下,有些殖民地會選擇利用公投決定去留,香港只一個殖民地,不論是中國還是英國,從來沒有話語權,無論在南京條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中英聯合聲明、主權移交,香港人民沒有參與討論任何討論,香港人無法決定是否只歸還新界,只能默默地接受這個結果。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把一切收回,崛起的熊貓連鐵一般的娘子也害怕,「永久割讓」這些詞語本義也懼怕至忘記。

 

Tony用主人來比喻中國和英國,主人換了,奴才默默地接受沾污權杖操控,自己的利益沒有捍衛,賣樓移民至英美加等西方國家,拍拍屁股就這個成長地方像用過的安全套扔掉,到別處做一個二等公民,沒有什麼身土不二的精神,香港給了繪子手管治。兩個主人比較起來,是皇冠會比鐮刀好許多倍,從來英國沒有迫你做英國人,他回憶道,當年沒有被迫每天歌唱《天佑吾重》,不會每天舉行升旗禮,只要香港人不搞事就可以,英國人只要能夠續繼養雞取蛋,因此英國會把香港人養得肥肥白白。但是一個中國共產黨這個新主人,他要把你一切的東西搶奪,殺雞取蛋。主權移交以後,出現天天都播放《義勇軍進行曲》,做的是迫香港人民心回歸,切切底底的做一個中國人。

 

當年的香港人長年在殖民,習慣了被包養,不會有自己的意識,因為大家都知道,英國會養飽我們,只要我們不要搞事的話,做一個社會齒輪,沒有身土不二的想潮出現,大家都專注在賺錢,但是在主權移交之後的,不能移民的一代開始出現身土不二的精神,因為他們沒有地方可以走,沒有資本,他們不是移民,土生土長,會為自己的利益著想,因為上一代有資本,可以隨時離開。

 

這次和Tony的訪談,討論過97時面對的恐懼其實是源於六四屠城,主人及奴才的關係,對「永久割讓」一詞的質疑,以及近年的身土不二精神的出現。訪問至此,我對以往歷史十分不滿,現在看到過去覺得人類很愚蠢,如果當年不那樣的話,我們的未來可以比現在更好。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