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身份的認同,不在民族自豪,在於羞恥心。當立法會選舉結束,你為香港人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分擔羞恥,就會牢牢記著這個群體。

「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這個專頁,在立法會選舉過後不久,由一位長者開設,藉業餘考古,重組八十年代至今的史料,深切自省,思索未來。他懺悔道:「為何香港弄至今天田地?很多人指責年輕人搞事,其實做長輩有更大責任。我成長經歷前途談判、主權移交,見證中共走數幾十年,整代人無奈接受,不但無奮力抵抗,更陷於失憶,持續受騙。如今香港面臨二次前途問題,自問能做不多,但仍想盡綿力藉業餘考古重組記憶,回顧走過的路,深切自省,也盼未來世代在前人血淚中汲取教訓,有智慧有能力扭轉乾坤,掌握自己命運。」

政黨交替、總統輪替,在一個安定的社會,不會影響到市民的生活,市民擁有不理政治的自由。但香港人活得很累,特首選戰權鬥、中國江派鬥習派,美國杜林普和希拉莉競選總統,統統都會影響自己,香港的命運,如波濤中的一葉孤丹,處身在雲譎波詭的政治鬥爭𥚃,久久不能安定。

要掌握香港的命運,必先要瞭解香港人,瞭解香港人的民族性,因為性格決定命運,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香港人是抵撚死」,這句話是善人的吶喊,智者的嘆息,也是反省的智慧。那位長輩有愧於年輕人,尚懂得自我懺悔,我們活在當下,更要反思自己的劣根性,正視自己的真面目,不要把所有的罪惡都推給梁振英,或者港共政權,照一照鏡子,鏡中是否一個醜陋的香港人?

照片: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金鐘夏慤道

攝影:文豪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