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個topic已經講到口臭,但係見到攝影大師係起勢咁討論用咩器材,原來我一直以為用咩器材係新手先講,原來啲攝影大師都會做打手、講咩器材,而唔係講攝影思考、背後意念。攝影器材只不係一件工具,用最好器材都唔代表你識影相,姐係你有齊晒最靚碗碟、最靚爐器,屌,原來煮啲嘢係同垃圾一樣。攝影用咩機? 心機。

其實2014年呢舊其出現,當時嚟講有希望成為香港版本AP、Getty,咁我都係當時其中一個要員。「理念高尚,實行者鳩」,USP號召了許多社運攝影師,為社會運動進行即時報導,在云云網媒中,USP以高質新聞為主打,而九十後社會紀實就受到當時召集人Manson邀請加入(我們當時在2013年開始已經開始即時報導)。在USP經歷了多次重大社會抗爭,進行了不少高質的攝影報導,當時真的有希望成為香港的通訊社。當時直頭搞埋自己自己嘅相展 《時代的記憶》,當然喇,睇開TVB劇嘅你就知會發生咩事喇,因為大家都係華人,華人、華夏文化最重鍾意係咩。好聽啲咪意見分歧,難聽啲咪內鬥。當時我算係第一批走嘅人,之後愈走愈多,最後臨時拉夫,搵幾件卡拉蘇去做報導,報導質素大不如前,咁我就繼續做返好自己社會紀實。之前都有唔同以攝影、即時報導做主打嘅網媒出現(Resistance Live Media,TMHK之類) 不過講以攝影質疑嚟講,得TMHK keep到個質素。之後仲有HK01出現,而佢哋個新聞攝影真係好強,同蘋果個啲可以打過。 好喇,網媒歷史就講完,到底九十後社會紀實,書又出咗,香港舊嘢拆到冇咁滯(我係一個唔會安於現在嘅人,對自己創造嘅嘢,係想一手破壞佢),人力資源又冇乜,要走咩路線呢,又做返USP舊路? (唔好喇,管人嘅嘢我點識,同埋九十後社會紀實好似係一件好浪漫嘅事,做返即時報導網媒會唔會嘥咗啲,呢啲咁偉大嘅嘢留返比啲正常人做,我唔係太岩囉) 。我明白到做政治即時新聞,一定呃到好多like,但係大家都政治疲累,而九十後社會紀實的定位不應該為Propaganda、呃like、炒花生去生存,我試過,咁樣好易迷失自己, 做一個長期紀實香港衰落? 做一啲社會實驗? 探訪人性的攝影? 我不知道。

  在我眼中,攝影集不是為了滿足人們觀感、政治取態、取悅受眾,而是一種對自己的自我實現,證明攝影就是死亡。出不出名,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關係,自我實現的事,我自需要向自己交代。在前言中我說出我對每一個影像的理解是充滿感情,每一件都會用上自已最真誠,其他人不明白,是一種很個人的想法,可能我的觀點不能配合每一個人的想法。不需要是一本沙龍攝影集去看待,以構圖、色彩去評論 。我還是喜歡做一些比較悶的東西,每天沉醉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每按下一快門,都是思考的成果。主觀的東西,不是太需要別人的認同,因為永遠不會得到別人認同,因為別人也有自已主觀,改變不到。我只可以做的是陳述自己觀察、思考的東西 。  

在香港無論做什麼都會變成服務性行業,做創立最後都變成服務客人的一個員工、過度商品化,「顧客永遠是對的」奴化了許多人,連做創作都變成這個可悲的情況。客人說要怎樣,你就必須要怎樣,不跟就沒有人工。不能說有什麼藝術堅持,除非你很有名氣的。最後為了搵食,必需要貼合市場需求,放棄思考和堅持,做一個掛著創意的服務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