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間的救援組織很多,資金、物資、人才統統都有,地震後更有呼籲不要前往當地,免得增加當地負擔,身邊的朋友會問:「你懂什麼?你覺得自己有什麼能貢獻?」對,我懂什麼?這是我第三年去尼泊爾短宣,但在地震後的敏感時刻,我不斷問自己,我有醫學技能嗎?沒有。我有災後輔導的技能嗎?也沒有,我只有一個回應別人需要的感動,且不是只基於情緒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