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牆之外,是生天;也是絕路。 選擇拼死一遊冥河,抑或偷生圍牆之內? 主角Thomas一覺醒來,置身迷宮中心的部落。這片土充斥著失憶的男孩,一堆沒有故事的身份。部落眾人謹守岡位,合力維持大家的日常生活。同時,runners則日以繼夜替眾人潛入險峻的迷宮找出路。 圍牆每天開啟一次通往迷宮的道路,日落便關上;迷宮中鬼影幢幢,路線時刻改變,“夜煞”更每夜大開殺戒。去留與否,完全兩難。 Thomas擁有眾人沒有的逃脫決心,一點也不願安守本分。這個「不乖」的runner新血,成為眾人最後的希望。同時,也成為部落副首領Gally的眼中釘。Gally和Thomas,恰好演繹了現實中的「雞蛋」與「羔羊」。「雞蛋」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寧可一撞高牆;「羔羊」寧可茍且偷生,也不願奮死跳過圍牆,放棄安逸。 結尾如何不劇透了,都是「必有續集」的鋪排。 選角不錯,所有面孔和角色性格匹配,卻始乎不能倖免於「主角=黑髮男生」的詛咒。(是Harry Potter後遺症嗎?) 那句無限洗腦的「Wicked is Good」很成功,聽到心都寒。不過迷宮怪物太少了,沒有出現“怪物種類繁多”這種讓我期待的畫面。 電影中很深刻的一句話: 「……Or we die trying」。 也許圍牆很高很堅固,比雞蛋要強上千倍萬倍,但那又如何? 認定贏不了的仗,代表未打已經輸了。 會因為「覺得揪唔贏」,就索性唔揪嗎?…

  我如常坐著,吃著我愛的五穀全麥餅乾。 掉落在大腿上的黑色五穀粒和金黃色餅乾屑在白色家居短褲的映襯下更清晰可見。 拿著餅乾的手忽然感到絲絲淡然的癢,我沒理會。 絲絲癢意開始蔓延、開始移動、開始引起我的注意。 我望望拿著餅乾的手,有顆小黑點。 我再定神望多一眼,因為我看見那黑點在移動。 我撥開那穀牛,有點不以為意。 手上的餅乾還剩最後兩囗, 熟悉的痕癢又回來。 我望了望手背,彈走那重覆出現的煩厭小黑點。 妖,我心想。 「話囗未完」,大腿感到絲絲熟悉的癢。 我低頭,定神,我想大叫。 大腿上,手背上,還剩一囗餅乾上, 不反光的小黑點在蠕動著。 我嘗試站起來,一陣暈眩讓我跌坐在地,視覺更加模糊不清。 我感到指甲縫邊緣有些甚麼正嘗試鑽進, 鼻腔裡有些甚麼爬過眼球附近直逼腦袋,…

夏延—亞拉帕霍人 (Cheyenne-Arapaho)以吃狗習俗聞名。 夏延— 亞拉帕霍人間流傳一個古老故事,傳說族人遭遇飢荒時,家裡的狗對族人說願意犧牲自己予族人充饑。自此逢每年的太陽舞慶典,夏延— 亞拉帕霍人都吃狗肉表示對狗的感謝之情。   在現代社會,這聽起來也許是fuck logic; 但細想,問題不在於吃甚麼,而是人如何看待“吃”。 動物為存活而吃其他動物,本是自然定律。 但人類吃動物的原因,可以只為了過癮,只因為未吃過,只因為聽說很珍貴…於我看來,實屬病態。   我傾向相信傳說中捨己救族人的,是族內身份低下的人。人無法接受同類相殘,所以傳說中那是「狗」。人吃人,於我來說並無衝突,因為我只執著於吃的原因。人或動物,最終都只是形態不同的一攤爛肉;求存面前,道德又是甚麼?   為了那不知多少毫克的蛋白質,生命必須互相殘殺。 這是我無法理解卻自身在不斷重覆的悲劇。   大概夏延—亞拉帕霍人認為吃的食物最終會變成他們的一部分,覺得那種融為一體的境界最能表達感恩之情,才選擇吃狗肉紀念。  …

  先小人後君子,角色本來各不相干,因風暴而相遇,乃人盡皆知的老梗。開首零技巧的角色Intro更是讓我頓時擔心又中高成本爛片大伏,幸好那場災難搭救。超能老豆勇武救仔,攝製隊搶獨家而爭取接近風暴,純情乖仔約會女神卻黑仔遇上龍捲風困於瓦礫,癲喪醉漢為拍世紀片段險追龍捲風…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不懈。 不過畢竟是災難片,怎能容許BBQ結局「造爛個市」呢?所以最後當然有人死,而大部分角色都有幸參與BBQ結局。 (否則也太沉重了) Sad but true,我的災難片潛規則:「主角」從來只是配菜,那場災難才是重點。人的部分不多談。 Into the Storm賣的當然是戲裡的龍捲風,那個二合一龍捲風簡直擄獲了我的心。老套也要說句,場面震撼之極有如親歷其景。 數架飛機由被氣旋左右直至被龍捲風捲起而消失於風眼中的一幕,震攝了電影院內所有眼球。象徵人類文明躍進的飛機,在大自然面前原來也不過如此。 電影後段Jacob為了拍攝風暴獨家被起火的龍捲風吞噬一幕,畫面及時間拿揑實在滿分。雖然看見一個人從地面被捲進火焰龍捲風再沿風舌環繞幾圈才消失時,感覺的確詭異又恐怖,但那短短幾秒鏡頭,卻能令我信服當一個人被捲進火焰龍捲風時,應該就是這樣的畫面。 電影尾聲Pete連人帶坦克被捲進風眼的一幕,sound effect選擇用水底那種silence真的很正! 一方面夾得到風眼中unexpected的靚景,另一方面令緊接的下墮彷彿真的有離心力!(很變態的邊看邊覺得天災人禍很慘烈,但災難現場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暴力美) 看過的災難片之中,Into the Storm算非常高分了。因為看完真心驚之外,提醒了我過往上地理堂時看過那些絕對安眠的natural hazards片,是有人冒死拍攝的。…

親愛的 你問到天涯海角 談到將來每頓早餐的牛奶香 我就知道 就知道你會從棉麻軟枕上轉身給我早晨一吻 親愛的 你問到天涯海角 手舞足蹈比劃著夢想中的家 我就知道 就知道那面保護我們的牆 會泛著暖暖的粉橙紅 親愛的 你問到天涯海角 與我忘形地踢起腳邊的沙 我就知道 就知道我們又忘了 忘了早在那個沒有陽光的下午 我們站在這裡凝視崖邊蘆葦 手牽著手縱身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