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是個可愛的地方。單看人們不跟紅綠燈過馬路,實在不難看到香港的影子。曾經香港也有各式各樣的小店,也有寬闊的街道,也有萬里無雲的藍天。在這裡,我有點想念以前的香港。 一個人的旅途,一切都是未知數。短短幾天,就已感受過迷路、被搭訕、從高空一躍而下等等的感覺。路走多了,視野拓闊了,經歷深了,人就會成長。 很多人都說,一個人旅行,沒錢沒時間很危險等等什麽的。我想,勇氣才是最重要的吧。去一個陌生的城巿並不困難,但要孤獨地走出自己的溫室,卻需要無比的勇氣。 何處是旅途?林夕說,隨處也是旅途。世界很大,隨處都任你行,關鍵就在於,你能走多遠,你想走多遠。

對於叮噹配音員的離開,很多人都難免傷感。難道全香港都是叮噹迷,每個星期一17:15都會坐定定在電視前收看叮噹嗎? 當然不是,我們悼的,並不只是叮噹配音員的離世,而是一個共同回憶,一個共同年代的逝去。自70年代起,叮噹一直陪伴著每一個人的童年,陪伴著每一個人的成長,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大膽地說,童年與叮噹,根本就可以劃上一個等號。 今天,叮噹配音員的離開,也意味著我們要與兒時的黃金時代道別。香港前景未明,不禁令人唏噓地回想起以前的時光。兒童的世界很純真,人與人之間沒有猜忌,沒有懷疑,沒有虛偽。可是隨齡漸長,我們慢慢成長,開始接觸社會,明白到現實的殘酷,當天的小孩已被現實社會扭曲自我,赤子之心亦難以保存。 時間一去不返,我們也許難以找回當初的快樂。是時候與那把熟悉的聲音,和我們的純真,說一聲再見了。 叮噹,那邊見。 2015.01.02

香港市建局繼早前大玩食字,把利東街重建項目改名為「囍歡里」後,最近又有意把觀塘裕民坊一帶的重建項目命名為「街坊街里」,大賣親切情懷。筆者初聞此消息亦頓感噁心,唉,市建局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據市建局介紹,「街坊街里」位於觀塘輔仁街、仁信里及仁愛里一帶的第二期及第三期重建範圍內,該處除了「街坊街里」,還有4幢住宅、小販市集、公共交通交 匯處及休憩公園等。市建局稱市民可從物華街轉入「街坊街里」,設計圖片更稱「平民化的街坊街里內,車仔麵和叉鵝飯等一應俱全」,大賣街坊情懷。 《蘋果日報 2013年08月20日》 正好,有一班人發起了一個名為「觀塘文化祭」的活動,聚集了一眾街坊,於仁安里這條窄巷中舉辦活動來紀念這個快將消失的觀塘。筆者趁著這個機會也去了湊熱鬧,順便感受下真正的街坊街里精神。想不到,一條又短又窄的仁安里,竟然可容納麻雀比賽、音樂表演、足球比賽、小食分享等活動同時進行,更重要的,是載滿了溫情和歡樂。 筆者雖然不是長於觀塘,可是一眾居民樂於分享、互相幫忙的街坊精神仍能感染到我,感覺溫馨,很濃很濃的人情味。只不過,凡事也有相對。溫馨過後,想起這裡將快被重建成商場、一幢幢住宅、公共交通交匯處,又一個複製出來的社區,難免嘆出一口氣。政府這廂希望保留鄰里間那種朝氣及活力,轉眼間,一眾舊街坊卻被逼搬遷,又如何「愛在舊城窄巷」? 曾經有人提出過,到底面對舊區的問題,重建還是維修較好?一番討論過後,終究沒有結論。我想,重建和維修都只是一個方法吧。要真正有效地解決舊區問題,始終都要在保育和發展中取得平衡,絕不能以重建作為藉口,不斷機械式地複製社區,把該區原有的特色文化及傳統一一刪走。香港的舊區漸漸變少,一個又一個的重建項目,把一種又一種的舊區情懷狠狠抹掉。到頭來,整個香港面目全非,只剩下十八個複製出來的社區。昨天灣仔,今天觀塘,明天可能會是深水埗,Who knows?既要重建,又要保留香港特色,那些什麼「跳九里」、「Hi里」、「做死里」也恐怕遲早都出現了。 今天一眾街坊揮手說了再見,足跡散落在不同地方;他朝待「街坊街里」重建完成,那種窩心又溫馨的街坊街里精神,卻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街坊街里」四個大字。諷刺嗎?當然,但,我們又能做些什麼? 最終,一句再見,真的能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