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係本土1 何謂本土 若果唔係咁岩見到有導賞團,我諗我平時都唔會發現有呢個紀念公園同地藏王誕。一排排既花牌圍住個公園,認真架勢。 故事要由去返5、60年講前開始起。喺香港未有公屋之前,由於有大量人移民過嚟,住既地方又唔夠,就自己喺山坡到動土起「雞寮」(翠屏村徙置區)。1953年石峽尾大火之後,港英政府就開始左「十年建屋計劃」,但起既速度唔夠快,唔少人依然係住喺雞寮到。 入正題再講多少少地藏王先。地藏王被視為中國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海陸豐人以地藏王為民間信仰既中心。話說有個來自海豐梅隴村既陳姓人士,係佢家鄉既地藏王廟求左枝籤之後,就(成功)偷渡咗嚟香港同開鋪做生意,佢覺得佢成功偷渡到係得到地藏王既保佑,就大約喺1962年喺翠屏村呢頭起咗間好簡陋既地藏王廟去供奉。而且喺每年農曆九月廿三日至廿八日,都會舉行一連六日既酬神演戲(白功戲)。 1972年6月18日,呢日喺雞寮就發生咗香港有史以嚟最嚴重既山泥傾瀉。據官方記載,有71人因為呢場山泥傾瀉而死亡,有街坊就指有200人咁多。4年後既8月25日,呢到又再發生咗場山泥傾瀉,再有18人死亡。於是,政府就起咗呢個紀念公園去悼念呢班人。而咁多年嚟喺呢個公園附近既戲院都做唔住,總係有奇奇怪怪既靈異傳聞(例如無啦啦有人同你睇戲)發生,所以間戲院一直都空置。 咁呢段歷史同地藏王誕又有咩關係呢?據說當時陳氏所起既地藏王廟冇因為呢兩次山泥傾瀉而受影響,居民覺得地藏王好厲害,就愈嚟愈多人供奉佢,仲將本來豆潤咁細咁廟擴建到連大劇台都搭到出嚟。唔單止係咁,居民會喺地藏王誕(農曆九月廿三日,一連十三日)果陣訂製花牌,每日仲會有神功戲睇,廟內既檯檯櫈櫈都係由街坊捐獻。 p.s. 可以留意下最尾有幾張影花牌既近照。算係咁,竹花牌,啲字係手寫,花都叫做自己整(雖然唔係最傳統果種) 參考: http://www.wongmingempire.com/bbsw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3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1102/bkn-20161102060049646-1102_00822_001.html http://nansha.schina.ust.hk/Article_DB/sites/default/files/pubs/news-010.08.pdf Photo by D3200

    /20160828 西灣戰爭墳場 /香港樂善會 HKOR Benevolent Association 所舉辦既 第71屆香港重光紀念儀式 「英魂不朽,浩氣長存」 對我嚟講,重光紀念日既意義並非在英國重新接管香港,而係提醒我必須守衛香港。六月既時候睇左鄺智文先生所寫既《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睇完其實好感動。書入面未必好詳細咁 逐個逐個軍隊寫佢地喺保衛戰既時候分別做咗咩,但例如見到加拿大兵喺盟軍估算錯誤下淪為砲灰,又或者係香港華人自己組成義勇軍出戰,死後分分鐘墓碑上無名字,提醒咗我一樣野--當一班對香港完全冇感情,又或者唔視香港為「根」既人,佢地都願意為香港而奮戰至死。而我聲稱自己係一個「香港人」、「本土撚」,他日香港有咩事,絕不能輕易退縮做懦夫,喺我戰死前亦必須奮戰到底。同時,為咗感謝佢地因為保衛香港而負上生命,我決定每年既重光紀念日,都會去親自拜祭佢地。 重光日為1945年8月30日,重光紀念日為8月最尾既星期六(以及接住既星期一),香港人必須好好記住呢兩個日子。 Salute to all who have…

早前去了日本長崎,登上無人「軍艦島」(日本人多稱之為「端島」)。整個行程花了4000YEN(大約300港幣),期間只有一小時登陸時間,費用昂貴卻物超所值。 軍艦島在2014被英國《衛報》選為「世界十大鬼城」之一。曾經在明治到昭和時代因為煤礦業而一度興盛的軍艦島,島面積只有長州的1160(軍艦島~0.063km2,長州~10000km2),人口卻高達5300人,人口密度是當時東京都的九倍。後來日本對能源的需求由煤礦轉移到石油,煤產量和人口亦逐漸減少。直到1974年煤礦關閉,就成無人荒島,自此對外關閉並禁止進入。直到2009年局部開放供觀光,2015年更成功列名世界遺產名錄。 當我們漸漸靠近軍艦島,觀光客爭相為它拍照。我們稱島嶼為「軍艦島」,大概是島嶼的四周有石牆圍繞,從遠處看來,島嶼像一艘軍艦,我亦被島嶼在烈日晴空下的剪影所震撼。我們終於登陸在島上,除了「震撼」,我詞窮得找不到另一個代替詞。縱使島上已淪為廢墟,建築早變成空殻、外牆亦已褪色,在居民全數撤離的那刻,島上的一切都失去溫度。可是,可是,這個廢墟真的好美、好美、好美。島上設有日文導賞,我聽不懂,便隨著開放路線四圍拍攝,渴望能留下這個美。 在我回到香港,再看一次當天所拍的照片,我突然想起九龍寨城。對,作為一名九十後,完全清折寨城的那一年,我才剛剛誕生。我從未有機會在寨城裏走一圈,僅能從寨城的相集或回憶錄,或是從那「贗品」寨城公園裏獲得寨城的碎片,重組我心中的「三不管」。軍艦島上除了有學校、醫院、電影院、郵局、神社和事務所,公寓和住宿也當然小不了。當時因為地基狹小,面對人口暴增,建築物只得不斷往上加建。又因為島上沒有地方種植,居民便把泥土運上屋頂,化成屋頂菜園。在這看來,軍艦島跟寨城頗相似--即使斷絕跟外界交往,島上的居民仍能自成一角,大概能獨立生存。 若果寨城有部分保留下來,寨城今天會否像軍艦島一樣,實實在在的讓後代對此有各自的想像?仿間較少提及到島上的血汗歷史。曾有600名中韓人士被強迫送到這個島上做苦工,生產日本在戰時所需要的煤炭。1925至45年間,因為工業意外而斷送生命的外國人高達70人,更有四人在嘗試逃離端島時溺斃。今天我們登陸上島,或者對廢墟的美大為驚歎,軍艦島亦為當地政府帶來可觀的文化收入,但對那600名奴工來說,這裡不過是個「地獄島」。若果寨城有部分保留下來,寨城今天會否像軍艦島一樣,讓我們親身來訪,在每一個角落幻想「三不管」的世界? ***** 參考: 長崎綜合觀光所派發的「軍艦島」中文版單張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端島 http://kavanachang.pixnet.net/blog/post/97049728-「九州%E3%80%82遊」世界最宏偉的海上廢墟:長崎的 http://www.storm.mg/lifestyle/50833 https://arnldfang.wordpress.com/2015/09/05/軍艦島上陸篇:如何保留歷史真相?(二)/  

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奪去了299條生命。我當時就讀小三左右,只記得每天呆在家,不用上課不用考試。到了初中,看過沈祖堯寫的那本《不一樣的天空》,他自敍當年在醫院的見聞,才對沙士了解更多。書中亦有提到不幸因抗疫而殉職的醫護人員,其中我最記得謝婉雯醫生和鄭夏恩醫生。 十三年前的今天,世衛終將香港從疫區名單剔除。轉眼十三年已過,今天提起沙士,或者有些人不再感到心有餘悸、當時年少的我們或者對當年的印象模糊,但請毋忘那些為了拯救他人而獻上性命的無名醫護人員。我們無法親自答謝他們的付出,只能將其無私的崇高精神銘記在心。

    「香港遊」係上年七月,一次突然閃過既念頭。本來只係諗住用遊客既心態行下玩下就算,後來愈搵愈多地方,愈搵就成件事想變成「記實」。 The past defines the present. The present defines our future. 「香港」到底係一個咩既概念?又或者幾時先有「香港」呢個地方既存在?喺呢到我暫時唔深入討論。1842年開始就係英國既殖民地,1997年主權移交之後就變成中國既殖民地。呢一刻,係香港建國之前,喺呢一刻,我地所見到既社會同建築,都係過去英國同中國管治所留下既痕跡。 一個人若果唔知自己既根係落喺一個點樣既地方,實在叫人羞恥。特別近呢幾年,香港歷史不段被港共政權大肆篡改、香港文化正一步步受到北國文化既入侵,見證香港變遷既建築,只有遷拆還是遷拆,無一留低。餘下的只有冷冰冰無情既商業大廈、一式一樣只為北國人而建既商場。香港變得實在太快,有太多喺你留意到之前已經無聲無色地消失。文化同歷史係塑造一個地方既價值、社會建設、人文修養等等既主要因素,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地必須親身去探究呢香港,先能夠傳承我地既文化同價值。 上年既香港遊,影完啲相post左上Facebook就完唨,成件事好無意義。故此,我嘗試再講多少少留咗倩影既地方既歷史/有關既事。若有錯誤,懇請指正。 __________ 【香港島】 「1842年鴉片戰爭後,英國同清廷簽訂《南京條約》,從此就開始一個多世紀對香港既管治」…

有不少在童年時期嚮往的東西,因總總原因而沒有去做,長大後便永遠錯過。西九龍中心的飛龍過山車便是其一。 筆者一家以前假日都會逛 街,西九龍中心是常去的商場之一。忘了昔日的裝潢如何、連鎖化妝品店和時裝店進駐了沒有,我只記得八、九樓的溜冰場和飛龍過山車。每次來到西九龍中心,抬 頭總望到天龍飛行,同時尖叫聲不斷從上面傳來。當以前覺得「5蚊扭一隻蛋」、「3蚊推一次糖」都奢侈的時候,更別說坐$15一次的過山車。再加上我總覺得 八樓那個所謂的「安全網」毫不強韌,假設我從天龍墮下,也會穿破「安全網」,必死無疑。所以童年時從未坐過天龍。 當我有能力去做此事,卻再無法乘著天龍騰雲駕霧。聽說因為安全問題,天龍過山車自2000年代中期永久停用。過山車依舊保存在九樓,抬頭還是看到交錯的黃色路軌,但天龍不再飛。現在和朋友相聚吃飯,偶爾也會來到西九龍中心,每次還是會刻意到九樓一趟,看看靜止的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