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內外—抗爭者與外界的書信往來匯整」刊登了旺角衝突入獄者之一JY的信,標題為「我們必須走出這個瓶頸」,現轉戴如下: 「致珍貴的同道: 你們最近過得好嗎?感謝有心人送上的貓龜照片。牠們很可愛,動物和自然似乎是你們和我在這惡劣環境(不論外邊或這裏也同樣無奈無力吧) 的罕有慰藉抒解吧。 我最近也有略讀報紙,也從友人的來信和探望得知一點消息,愈來愈多人給拘捕和敗訴,圈中人大多仍在罵戰嘩笑不停,學界晚輩也不見魄力,泛民政黨的遊行越見萎縮或是某些政客北上考察,搬出甚麼特赦和解。老實說,我是滿心失落的,政府想盡辦法把異見者收監,某政客想盡法子自保免受那些下獄者的下場,具資源的大黨則死命用那見底的老法子,散沙般的青年和支持者就盡情笑罵,不想辦法。 這情形其實持續了好一段日子,是我們的瓶頸,僵局,不同的是政權正迅速以牢獄關起異見者,以及下至群眾上至政客開始意識到追求公義,自由,平等而遇上的困難代價並作出相應反應。 我們必須走出這個瓶頸,我們沒法控制政權的濫捕打壓除非政府領袖由我們親手推舉,政府由以民為本的人民所組成;我們沒法勸服和改變政客大黨的心態和做事方向;但是我們就是來自散沙般的群眾,卻是可有法子改變我們的心態和處事行事,使散沙聚成堅固的城塔;我們也可以汲取大黨爭取未竟的經驗,也可以努力訓練成愛護人民的領袖。我們總有方法走出這個瓶頸,畢竟路是人們踏過亂草,砍掉荊棘而走出來的。 這樣吧,我具體一點來說,但我未有詳細構想只能粗略的提出,就當是抛磚引玉吧。我們要想如何聚沙成塔,統合民心民氣民力,又如何避免重蹈大黨不斷遊行集會力疲見底的無力,其實過去幾年我們都將群眾力量,可付出的成本,不斷自問,猶豫的勇氣和希望都透支耗盡了,假若我們仍然如大黨般不斷的號召,動員,就會如一個脹脹的汽球逐點逐點的洩氣,洩至幾近無氣,把僅有的餘力挖乾,甚至把原來已付出所有的志士推向絕望,生厭。 我們有需要長時間積聚起各位的盼望,信心,包括我們還在堅持的人之耐心,或許也就是重燃各位對公義,民主,自由的渴求,美夢。 同樣地,我們積蓄人民的力量之資本,也同時要作風險準備,積穀防飢,作最好的盼望,也作最壞的準備。我們要想如何應付暴政打壓的恐嚇、心態和後著。面對實在的受罰,我們都驚覺代價之高難以承受,亦因而畏縮撇低同道;然而因追求公義、民主、自由、人類文明福址,而遇上極巨大的壓迫甚至是殺身之威脅,這豈不是證明我們理念之追求彌足珍貴嗎? 能夠誠實忠於自己信念,忠於真理而受苦受難付出代價,這豈不是無悔人生,自豪無愧於自己嗎?只要我們鞏固自己與同道的心態,氣慨,甚至有被無惡不作的暴政殺害的覺悟,我們就擁有了勝過暴政的無比意志。 再者,我們再不能任由政權所威脅,魚肉,即使我們已有無懼一切阻攔的意志,我們也須建立不斷捲土重來,不死不屈的能力,叫暴政無法殺死我們,殺不死我們。我們再不能是散沙敗瓦,假若奸狡無恥的暴政看穿我們盡都是無權無勢之蟻,就必威迫利誘,用盡方法收編,打壓我們,使我們因無路可走而屈服,放棄,甚至一無所有。我們至少要建立自給自足的獨立養生能力,牠們再難以威脅我們。 就讓我們把握現時的景況好好靜思,我們港人是聰明,有智慧的,不是耍小聰明的滑頭,我們必能以思考,堅毅走出這黑暗局面,智勝這獨裁背棄民心的邪惡政權。請把握時間,讓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扛起這多年來未完的奮鬥之路。 謝謝你們,現在仍在道路上的同道和一直扶持我的摯友,請代我問好暫時失去自由的同道。 一同努力堅持的同路摯友,J.Y.敬上」 「高牆內外—抗爭者與外界的書信往來匯整」由一班援助義士及義士家庭的義工義務成立、編輯及管理。將匯整2016年旺角事件及其他抗爭入獄者的書信,以及發佈與監獄、探訪有關的資訊。原文:http://bit.ly/2pADCOI 照片:Kaiser KS  

「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這句話不是我無知的戲言,背後有慘痛的歷史,是血腥換來的教訓。 一九七五年,赤柬攻入金邊,各國外僑紛紛到自己國家的大使館躲避,其中最多是美僑,他們帶著全家大小,連家中的狗,和幫美國人做事的當地人,都被帶進美國大使館,由大使館坐直升機到停在海上的美國軍艦,撤離柬國。金邊的華僑更多,他們也涌到中國大使館前,但大使館大門緊閉,室內窗帘落下,任憑華僑涌在門前叫喊,使館人員充耳不聞。其後華僑經歷赤柬大屠殺,死亡以百萬計,無數華人經大逃亡歷盡悲慘歲月,部分人僥倖逃到泰柬邊境。過境後,這些柬國華僑拉起橫額,上寫:「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1 一九九八年,印尼爆發「黑色五月暴動」,暴徒們把華人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華人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他們還把在場的女子中較年輕的抓過來,只有十、十一歲,當著眾人施暴,在她們的母親、父親、丈夫和兄弟面前,輪姦三次到五次。曾有印尼華人逃到中共駐印尼大使館請求庇護,卻被中共大使館以不便干涉印尼內政為由拒絕。美國卻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2 三十年前,柏楊寫「醜陋的中國人」,指出中國的醬缸文化,令此民族像一潭死水般永遠沉淪。他是上世紀的人,從中國逃難去台灣,在台灣身陷十年政治牢獄;書中他仍然對中華民族有希望,因為看見當時英殖香港是文明社會,台灣亦逐漸擺脫威權。他在本世紀初去世,臨終前他相信好的社會制度,終於可以令中國人擺脫醜陋的劣根性。十七年前,鍾祖康寫以一篇《台灣有權獨立》的文章,公開聲援台灣有權獨立建國,在當時主權移交不久的香港,遭受中共喉舌瘋狂攻擊;之後他和挪威妻子移民挪威;二零零七年出版「來生不做中國人」,以龐大的資料,證明中國是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以武力威逼要指導香港猴爬樹的中國豬,一天遇到台灣鳥,就一貫無廉恥地說:『台灣鳥,讓我教你爬樹吧!』」 二零一七年,香港淪陷二十年,我說:「寧做外國狗,不做中國人。」等不到來世,從今世起就不做中國人。只要不是中國,不管是英美法意日俄澳,做外國的三、四等人,都比做中國人活得有尊嚴。 照片:Kaiser KS 註1 註2:慘痛的歷史「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 阿波羅新聞網:http://bit.ly/2qkKfJE

去年中共權鬥,梁振英為求連任,不惜拉香港陪葬,用人大釋法摧毀法治。十一月六日,白天民陣發起「反對人大釋法大遊行」,終點是舊立法會。香港眾志連同小麗民主教室、社民連、工黨、街工及大專政改,中途轉往中聯辦。晚上市民留守中聯辦抗議,演變成警民衝突,警察施放楜椒噴霧,市民自發佔領德輔道西兩條行車線,和警察對峙數小時,直到凌晨清場為止。 昨天(十二日),警察昨先後上門拘捕十名男子,包括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和林朗彥、社民連、大專政改成員,及嶺大學生會會長鄭沛倫,指各人疑參與去年的反釋法集會。今天凌晨,浸大學生會副會長王瀚樑返港入境時被捕,推測跟今次政治清算有關。港共政權的一貫手法,是警察砌生豬肉,胡亂拘捕一大堆人,插贓和誣告,即使不能成功入罪,冗長和昂貴的法庭審訊,足以對當事人構成極大滋擾。他們都是大好前途的年輕人,人大釋法重創香港法治,不論真假,他們和很多人,都為香港挺身而出,成年人需密切闗注和支持。 【佔領西環 抗議釋法】:http://90sfoto.com/%E4%BD%94%E9%A0%98%E8%A5%BF%E7%92%B0-%E…/

中共欽點曾俊華出任下屆特首,胡國興的政綱,即曾俊華的施政方針。這幾天,他的臉書寫道,要恢復廉署公信力,提倡訂立檔案法和把行政長官納入廉署監管,加強廉潔政府形象;要修補一國兩制,重建和諧社會,促進香港穩定繁榮。他和曾俊華的臉書,先後支持曹星如和港隊,要保育古蹟和發展體育云云。《成報》批評西環造謠,「自行鬼崇DQ曾俊華」,蠱惑人心;林鄭月娥說要延續「梁振英路線」,令不少選委也看傻了眼,不可投票給她,與民為敵;梁振英的鬥爭路線令港人生厭,中央「明察秋毫」,不支持連任,不會再走這路線; 香港的亂象紛呈,源於中聯辦另建「核心」、「政令出西環」,唯有「小明一死謝天下」, 讒臣方肯閉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迫使中共改變治港政策,鍾祖康說:「現在習近平把梁振英亂港的責任通通推到梁振英、中聯辦甚至港澳辦身上,就如把中國的文革十年浩劫的責任通通推在四人幫身上一樣,是沿用中國的千年馭奴權術—清君側、靖國難。香港五年浩劫亦是奸臣之誤,與習近平無關,習近平亦無需問責。」相信曾俊華治下,會在餵港人食屎中加入幾口砂糖。 文豪攝影,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學聯率群眾遊行至禮賓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