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傍晚六時,這名中年漢一臉疲倦,走上一架從西環過海的905號巴士,巴士上擠滿了下班的人群。張展豪攝影,二0一七年四月十九日。

旺角樓上書店「序言書室」,「店主」是獨眼貓咪未未,今晚牠爬上沙發,躺在攝影師旁邊休息。張展豪攝影,二0一七年四月十九日。

香港黑警自比猶太人,一句開罪以德兩國,兩國先後聲明譴責。德國駐國領事回信:「納粹獨裁統治其間,德國猶太人遭受國家及其機關迫害,喪命者數百萬計。是以將屠刀底下的猶太受害人,與因濫用權力被定罪的香港警察相比,是全然不恰當的。」(1)呼籲任何人引用猶太大屠殺歷史之前,請先好好學習該段歷史。 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七日,納粹德軍入侵波蘭四星期之後,時任德國警察總長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合併了警察局與保安處,成為國家安全總局,即日後執行猶太人大屠殺的機關。黑白從此正式不再分明,施行極刑、濫殺濫捕與刑事緝兇都是聽命於同一伙人。(2) 去年年尾,我到訪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當年的營房囚室內部都改建成展覧室、資料館,揭示猶太人如何在歐洲各國被抓,被送入集中營、毒氣室和焚化爐;波蘭淪陷後遭納椊大屠殺,希特拉向軍隊下令:「屠殺所有波蘭裔男人、女人和小孩。」這福照片,是一名納椊士兵槍殺一名婦人,婦人臨死前緊抱孩兒,轉身背向槍口,在生命最後一刻,以肉身保護懷中骨肉。 香港警隊己經淪為政治工具,濫用公權力者自誇「受苦」,如蓋世太保自比猶太人,無知無恥,引喻失義,傷害了猶太的受害者;他們集體屌香港人老母,更傷害了香港人,還有香港的法治。 圖文:文豪 (1) 無妄齋 :http://bit.ly/2lJroD2 (2) CUP : http://bit.ly/2ld72QK

楊衛隆分析:「支爆要香港陪葬。中國貪官富豪和香港地霸,合謀要在支爆的時候,把香港經濟用作陪葬。中國貪官富豪要在香港樓市圈傻錢,他們和香港地霸把香港物業價格推到上天,大手出貨套現會爆樓災。即使物業去到天價,不套現的話,如何賺錢? 貪官地霸推高物業價格,是要用香港物業作為抵押向香港的銀行借錢。六八九大開放便之門,把香港銀行體系內的錢送進貪官地霸的口袋去。香港的銀行借出去的錢是香港人的血汗錢,是香港的百年基業。中國貪官富豪和香港地霸把香港樓價推到那麼高,擺到明沒有想過要還錢,等同掠奪香港的百年基業。大戶個個賺大錢,樓價越升得多,越賺得多。樓災爆破之後,貪官地霸仍然荷包腫脹,香港平民百姓會輸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們沒有想到圈香港人傻錢的計劃被花旗大鱷盯上了。花旗大鱷可以輕易地在一個月時間吃掉索羅斯的十億美元,貪官地霸絕對不是花旗大鱷的對手。」 以上分析來自楊衛隆: https://www.facebook.com/yeungwailung/?fref=ts

去年中共權鬥,梁振英為求連任,不惜拉香港陪葬,用人大釋法摧毀法治。十一月六日,白天民陣發起「反對人大釋法大遊行」,終點是舊立法會。香港眾志連同小麗民主教室、社民連、工黨、街工及大專政改,中途轉往中聯辦。晚上市民留守中聯辦抗議,演變成警民衝突,警察施放楜椒噴霧,市民自發佔領德輔道西兩條行車線,和警察對峙數小時,直到凌晨清場為止。 昨天(十二日),警察昨先後上門拘捕十名男子,包括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和林朗彥、社民連、大專政改成員,及嶺大學生會會長鄭沛倫,指各人疑參與去年的反釋法集會。今天凌晨,浸大學生會副會長王瀚樑返港入境時被捕,推測跟今次政治清算有關。港共政權的一貫手法,是警察砌生豬肉,胡亂拘捕一大堆人,插贓和誣告,即使不能成功入罪,冗長和昂貴的法庭審訊,足以對當事人構成極大滋擾。他們都是大好前途的年輕人,人大釋法重創香港法治,不論真假,他們和很多人,都為香港挺身而出,成年人需密切闗注和支持。 【佔領西環 抗議釋法】:http://90sfoto.com/%E4%BD%94%E9%A0%98%E8%A5%BF%E7%92%B0-%E…/

中共欽點曾俊華出任下屆特首,胡國興的政綱,即曾俊華的施政方針。這幾天,他的臉書寫道,要恢復廉署公信力,提倡訂立檔案法和把行政長官納入廉署監管,加強廉潔政府形象;要修補一國兩制,重建和諧社會,促進香港穩定繁榮。他和曾俊華的臉書,先後支持曹星如和港隊,要保育古蹟和發展體育云云。《成報》批評西環造謠,「自行鬼崇DQ曾俊華」,蠱惑人心;林鄭月娥說要延續「梁振英路線」,令不少選委也看傻了眼,不可投票給她,與民為敵;梁振英的鬥爭路線令港人生厭,中央「明察秋毫」,不支持連任,不會再走這路線; 香港的亂象紛呈,源於中聯辦另建「核心」、「政令出西環」,唯有「小明一死謝天下」, 讒臣方肯閉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迫使中共改變治港政策,鍾祖康說:「現在習近平把梁振英亂港的責任通通推到梁振英、中聯辦甚至港澳辦身上,就如把中國的文革十年浩劫的責任通通推在四人幫身上一樣,是沿用中國的千年馭奴權術—清君側、靖國難。香港五年浩劫亦是奸臣之誤,與習近平無關,習近平亦無需問責。」相信曾俊華治下,會在餵港人食屎中加入幾口砂糖。 文豪攝影,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學聯率群眾遊行至禮賓府。

一年將至,回看梁振英上任以來,幾年來風風雨雨,打壓無日無之,抗爭此起彼落,每天活在荒謬當中,我們學到了什麼?最重要的,是獨立思考,誠實面對自己,活在真實當中。 因為政治污衊,討厭政治乃人之常情,但政治與經濟和民生息息相關,對事實視而不見,幻想議會可以議政,無視普通市民活在水深火熱當中,離地爭取民主,就是自欺欺人,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老一輩身上。 關心政治的人,願意對抗中共殖民,捍衛本土,瞭解到爭取民主必先爭主權,一日香港沒有主權,就沒有真正的民主。香港百病叢生,我們不知如何下藥,嘗試解剖自己,終於發現病源在我們的靈魂當中,除了中國高壓殖民,還有香港人的劣根性,使香港沉淪至此。 香港人的劣根性:髒、亂、吵,窩𥚃鬥。自私自利,心胸狹窄,瑣事當做天大事。男女老幼,各門各派,未做事前,先各自分成三百六十五派,互相攻擊,一盤散沙。最熱衷鬥自己人,就是自己人本身,可以從口中吐出最惡毒的話,卻不敢明爭,只會暗鬥,放冷箭講是非,網絡的巨人,現實的侏儒。每個人單獨都是一條龍,三個人加起來,就變成三頭豬。這樣的民族,如不改進,其命運就是被同族和異族敲掠和壓迫。 人最可貴不是永不犯錯,而是改過遷善的良知,想要成功,就是如此簡單,就是如此困難,不論組織或個人都一樣。死不認錯,怨氣沖天,最終只會走入窮途末路。既身為香港人,我們終其一生,不論做任何事,都會面對「髒、亂、吵」的窩𥚃鬥,如何運用獨立思考,還有理性和良知,克服劣根性,就是我們的考驗和命運。  

日本電影《變態超人》的主角,流著SM的血液,只要把「新鮮」的女人底褲套在頭上,就會興奮得脫光光變身,是名乎其實的變態佬。他向心儀的女孩索取底褲時,卻是一本正經地道:「為了拯救世界,請脫下你的底褲給我!」 本土是常識,不是專利,沒有人可以專門代理。民主派行事專制,激進派作風軟弱,戴耀庭玩弄公投,但不等於民主、激進和公投是壞事,只是被壞人拿來招搖撞騙。「廢除雙重國籍行動」明明是癡漢專頁,騷擾盤菜瑩子和女大學生,翻查人家的舊相,批鬥人家的一對豪乳,卻講到大義凜然,還要誇口代理本土,懲罰借本土「上位」的人,實在癡X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