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當空,一名老翁冒著毒太陽,在西環街頭拾紙皮維生。張展豪攝,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 熱烈歡迎」、紅底黃字,紅太陽換成了習近平,一股上世紀文革的血腥味撲鼻而來,殺氣騰騰,這就是中國政權的品味。不論經過多久,一個如海洋一般廣闊的「大醬缸」,兩千年一以貫之的專制主義文化,是永遠不會改變的。張展豪攝影,西區海底隧道,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高牆內外—抗爭者與外界的書信往來匯整」刊登了旺角衝突入獄者之一JY的信,標題為「我們必須走出這個瓶頸」,現轉戴如下: 「致珍貴的同道: 你們最近過得好嗎?感謝有心人送上的貓龜照片。牠們很可愛,動物和自然似乎是你們和我在這惡劣環境(不論外邊或這裏也同樣無奈無力吧) 的罕有慰藉抒解吧。 我最近也有略讀報紙,也從友人的來信和探望得知一點消息,愈來愈多人給拘捕和敗訴,圈中人大多仍在罵戰嘩笑不停,學界晚輩也不見魄力,泛民政黨的遊行越見萎縮或是某些政客北上考察,搬出甚麼特赦和解。老實說,我是滿心失落的,政府想盡辦法把異見者收監,某政客想盡法子自保免受那些下獄者的下場,具資源的大黨則死命用那見底的老法子,散沙般的青年和支持者就盡情笑罵,不想辦法。 這情形其實持續了好一段日子,是我們的瓶頸,僵局,不同的是政權正迅速以牢獄關起異見者,以及下至群眾上至政客開始意識到追求公義,自由,平等而遇上的困難代價並作出相應反應。 我們必須走出這個瓶頸,我們沒法控制政權的濫捕打壓除非政府領袖由我們親手推舉,政府由以民為本的人民所組成;我們沒法勸服和改變政客大黨的心態和做事方向;但是我們就是來自散沙般的群眾,卻是可有法子改變我們的心態和處事行事,使散沙聚成堅固的城塔;我們也可以汲取大黨爭取未竟的經驗,也可以努力訓練成愛護人民的領袖。我們總有方法走出這個瓶頸,畢竟路是人們踏過亂草,砍掉荊棘而走出來的。 這樣吧,我具體一點來說,但我未有詳細構想只能粗略的提出,就當是抛磚引玉吧。我們要想如何聚沙成塔,統合民心民氣民力,又如何避免重蹈大黨不斷遊行集會力疲見底的無力,其實過去幾年我們都將群眾力量,可付出的成本,不斷自問,猶豫的勇氣和希望都透支耗盡了,假若我們仍然如大黨般不斷的號召,動員,就會如一個脹脹的汽球逐點逐點的洩氣,洩至幾近無氣,把僅有的餘力挖乾,甚至把原來已付出所有的志士推向絕望,生厭。 我們有需要長時間積聚起各位的盼望,信心,包括我們還在堅持的人之耐心,或許也就是重燃各位對公義,民主,自由的渴求,美夢。 同樣地,我們積蓄人民的力量之資本,也同時要作風險準備,積穀防飢,作最好的盼望,也作最壞的準備。我們要想如何應付暴政打壓的恐嚇、心態和後著。面對實在的受罰,我們都驚覺代價之高難以承受,亦因而畏縮撇低同道;然而因追求公義、民主、自由、人類文明福址,而遇上極巨大的壓迫甚至是殺身之威脅,這豈不是證明我們理念之追求彌足珍貴嗎? 能夠誠實忠於自己信念,忠於真理而受苦受難付出代價,這豈不是無悔人生,自豪無愧於自己嗎?只要我們鞏固自己與同道的心態,氣慨,甚至有被無惡不作的暴政殺害的覺悟,我們就擁有了勝過暴政的無比意志。 再者,我們再不能任由政權所威脅,魚肉,即使我們已有無懼一切阻攔的意志,我們也須建立不斷捲土重來,不死不屈的能力,叫暴政無法殺死我們,殺不死我們。我們再不能是散沙敗瓦,假若奸狡無恥的暴政看穿我們盡都是無權無勢之蟻,就必威迫利誘,用盡方法收編,打壓我們,使我們因無路可走而屈服,放棄,甚至一無所有。我們至少要建立自給自足的獨立養生能力,牠們再難以威脅我們。 就讓我們把握現時的景況好好靜思,我們港人是聰明,有智慧的,不是耍小聰明的滑頭,我們必能以思考,堅毅走出這黑暗局面,智勝這獨裁背棄民心的邪惡政權。請把握時間,讓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扛起這多年來未完的奮鬥之路。 謝謝你們,現在仍在道路上的同道和一直扶持我的摯友,請代我問好暫時失去自由的同道。 一同努力堅持的同路摯友,J.Y.敬上」 「高牆內外—抗爭者與外界的書信往來匯整」由一班援助義士及義士家庭的義工義務成立、編輯及管理。將匯整2016年旺角事件及其他抗爭入獄者的書信,以及發佈與監獄、探訪有關的資訊。原文:http://bit.ly/2pADCOI 照片:Kaiser KS  

中國珠三角的壞空氣飄來了,到了香港就停頓下來,沒有風也沒有雨。坐巴士經過港島, 可見茫茫霧霾罩著廣廈萬間, 籠罩在愁雲慘霧下, 除了香港的未來,還有經濟前景。 攝影:Kaiser Ks 文字:文豪

A12號過海城巴從機場駛去港島,一名男乖客累極而睡。張展豪攝影,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

星期六晚的旺角,彷如一個大熔爐,燥熱得令人窒息。一名清潔工人坐在手推車上休息,無視身邊川流不息的人群。張展豪攝影,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

今天經過灣仔天橋,人多人往壓迫著,就像城市壓迫生命一樣,抖過不氣來。凱撒攝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在北角渣華道中一間茶餐廳,多位長者在享受下午茶。 攝影:KaiserKS,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