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次地震,平時不關心尼泊爾的人也關心起來,我想藉機會讓更多人知道動物在不同地區的可憐命運: 早前寵愛有家分享咗一宗世界新聞,尼泊爾每年舉行全球最大型女神動物血祭,全球超過一千二百萬印度教徒參與,約數十萬隻不同品種,健康的動物將會被犧牲,以求得自家人的福祇。在短短二天時間,三十萬隻動物,被殘忍地斬首割喉、痛苦死去。人們用的,只是普通的刀和鎚。換言之,牠們要經歷多番的殘害才能夠死亡。信徒並不會使用或進食這些動物,他們會由得這些屍體在街上發臭,腐爛。這些屍體都會佈滿數以公哩計的道路。 現今尼泊爾大地震,各個國家也氣候反常,我們全人類正面對各種天災問題,也許這只是地球對人類其中一個警告?人類是否是時候作出反思,好好愛護大自然,停止殺害無辜動物?   節目link: https://soundcloud.com/openskyradio/season-41 https://www.dropbox.com/s/nyd03mxyq…/weloveanimals4-ep1.mp3…

【求救!!】陝西省寶雞市隴縣李家河鎮昨日開始挖大坑準備活埋全鎮所有犬隻,原因是一個小孩被狗咬死亡。救救這些可憐的狗狗!殺千萬隻狗是否就解決到問題?現在已經開始大屠殺了,我們全國志願者已經打電話給當地政府部門,但是沒用,現在需要國際上的聲援!! 如果唔想今日陝西,明日香港,我們一人一電郵吧!!不要到強權來拍門要你家貓貓狗狗的命時,才後悔沒為動物做過任何事哦。參與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95534990538769/?notif_t=plan_reminderemail template as below:陝西省政府/Shaanxi Government電郵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北京市政府/Beijing Government電郵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標題 / Subject…

以下是中國皮草工業非常殘暴的一幕: 農夫先抽起浣熊和狐狸的後腿,然後把牠們的腦袋摔到地上,從而折斷動物的脖子或背部。當這些動物被活生生剝皮時仍然有知覺,甚至會喘氣和眨眼。進行剝皮之前,農夫會翻轉動物的身體,或吊起牠們的腿 或尾巴,牠們可能只是暫時被打昏過去,但仍有知覺。這種殘忍的屠宰方法,使動物在死前仍須不斷抽搐長達十分鐘之久才死去。 貴價皮草可能少人著。但是,“平價皮草” 才是重災區!!!! 大家在大型平價服裝連鎖店購到嘅羽絨褸,雪褸,絨褸嘅毛毛帽子綑邊99.9%來自活剝浣熊而制成的呀!什麼Uniqlo, Bossini, Esprit, Zara 等等,售價只是港幣數百元的衣服或毛毛靴,就係用上浣熊或其他貓狗兔毛制成的呀~所以除了皮草,有毛毛衣領的衣服和服飾都不買不穿! 和朋友行街買衫也要教她/他買得精明啦~~ 華麗衣服背後: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4/12/30/%E8%8F%AF%E9%BA%97%E8%A1%A3%E6%9C%8D%E8%83%8C%E5%BE%8C/

夏延—亞拉帕霍人 (Cheyenne-Arapaho)以吃狗習俗聞名。 夏延— 亞拉帕霍人間流傳一個古老故事,傳說族人遭遇飢荒時,家裡的狗對族人說願意犧牲自己予族人充饑。自此逢每年的太陽舞慶典,夏延— 亞拉帕霍人都吃狗肉表示對狗的感謝之情。   在現代社會,這聽起來也許是fuck logic; 但細想,問題不在於吃甚麼,而是人如何看待“吃”。 動物為存活而吃其他動物,本是自然定律。 但人類吃動物的原因,可以只為了過癮,只因為未吃過,只因為聽說很珍貴…於我看來,實屬病態。   我傾向相信傳說中捨己救族人的,是族內身份低下的人。人無法接受同類相殘,所以傳說中那是「狗」。人吃人,於我來說並無衝突,因為我只執著於吃的原因。人或動物,最終都只是形態不同的一攤爛肉;求存面前,道德又是甚麼?   為了那不知多少毫克的蛋白質,生命必須互相殘殺。 這是我無法理解卻自身在不斷重覆的悲劇。   大概夏延—亞拉帕霍人認為吃的食物最終會變成他們的一部分,覺得那種融為一體的境界最能表達感恩之情,才選擇吃狗肉紀念。  …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都市,大數的人都講求速食,速食文化在香港根深柢固。香港大多數人去學習藝術,不管是音樂還是攝影,都是會由基礎或器材開始,至於可多作參考的大師太多數則不會是首數堂能了解的內容,更何況歷史。 太多數的「我們」只要成品,過程、概念、理論是不重要的。以小孩學音樂為一例,大多數的「我們」只要小孩能演奏出一些曲目,在眾人的目光又或是入學試時令人眼前一亮便可,這也許算是「我們」急功近利的例子。 我們應該對過程、概念、理論等抱有認真對待的態度,更應花時間對該媒介或種類的歷史、大師、先哲進行研究。器材、工具等只是需要時才會用到,除非在非要用到的情況。很多人終日醉心於研究器材,說那個有很美麗的殘響,那個的觸感、工藝就是一件藝術品。與世花時間去研究硬件,為何不把時間去提升軟件呢? 在我的角度認為,最終只是一種表達自已的形式,最重要的當然是內涵。

小篇自已不定時會在柴灣區派飯飛,但其實這樣不能真正幫助社會上的窮人,他們日常面對的生活各種問題都未能夠解決,還有日常的生活問題,不問完全解決他們貧窮的問題。除非共產主義的烏托邦的來臨(笑) 現在的我只能幫得一餐得一餐,其實幫助不大,他們的出現是因為社會出現問題,因為社會的資源分配不公。好了, 有人會說民主不能解決民生問題,所以就不要取爭民主,搞好民生就好了,GO FUCK YOUSELF !即使有一萬人有民生的決心,但是只能幫助眼前的兩餐,未能從衣住行的地方改變,他們還是貧窮。 他們的境況或是我們的意見不會走進由一班離地且富貴政府的腦袋中,他們更不會主進處理這些問題(在他們眼中滅聲保著官位才是最重要),而且我們沒有普選,不能選擇代表我們的意見的領袖及議員(現在很多議員及官員都是代表地產等富貴人的意見),要改變問題就必先有民主(雖然民主不是靈凡妙藥,但好過冇藥醫藥),民生是基於民主。有了民主,我們起碼可以選擇自已的未來,若果政府不是我想要的話,我就用我的選票去告訴他,由選票選出來的政府需要顧及選票,例如做出像玩紅玩黑的行為,人民便會選票否定這個政府! (我講粗口雖然粗魯,但不似那包裝自已是高尚的偽君子說假話,而且我十分怒憤!)

90後的理想 ﹣Rising 《社運》 我並不屬於陳雲口中的左膠,大中華派口中的雲派,只是以一個青年的身份來寫這篇文章。 我對香港的社會運動能為香港能帶來民主是十分不樂觀,香港的抗爭的文化其實是很水皮,抗爭方式不是遊行、集會唱k、扔一下示威物品,許多時為了出鏡率,從而賺取生活費及政治本錢,他們真的能為香港民主做出成果? 而且香港有一大批人只有眼前利益,完全的政治冷感的人(當民陣係場上打飛機咁講我哋今有四十三萬人上街反對689).當時個個大叫“香港人覺醒了!”,我不得不同意高級五毛的觀點-七一只是代表五多萬人的意見,那其餘的六百五十萬的意見呢,我覺得人一定要面對這一方面的現實。 其實不用什麼流血佔中的,只要有一百萬人去到政總吐口水然後叫聲叫“我要普選”,共產黨一定會害怕香港,不用2020年都會有這一個普選權。不用搞什麼好偉大的公民抗命,只要夠人多及大聲講出我要普選。抗爭手法是工具,人民才是目的,最可悲的是香港有一班政治冷感,無知,窮苦的一群。他們的冷淡及無知令到香港的民主進步不前,然後有一班出來搞社會抗爭,其原意是向政府抗爭,我同意這一點,不過久而久之人們麻目了,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抗爭變了做公式的遊行,令很多香港選擇坐在家中食花生(不過本文不會著筆在這裡)。 香港人凡事是很看表面而且很善忘,為何89年六四有一百萬人上街?因為他們見到有血。但是近年六四遊行做不到一百萬人?因為忘記了,屠殺的畫面已過去,無力感。為何03年有十萬人上街?因為樓市出現問題。但是就普選問題上街的遊卻做不到這麼多人數?因為香港人看不到有什麼直接問題,看不到沒有普選令香港發展因為領導層的短視而停滯不前,看不到沒有普選令社會資源因為功能組別的存在而分配不公等等,香港人是看不到的。為何咸濕八掛周刊銷量那麼高?因為有視覺的享受。為何陽光那麼有深度的周刊會停刊?因為周刊不養眼,要思考,內容不表面,而且看一篇文篇需要很多背景資料(香港人正正是很善忘)。 現時可以做社會抗爭之餘是否可以做事教香港人遠視一點呢?  

  90後的理想﹣特約作者-Stephen Leung 《很久沒見,近來好嗎?》 其實,我並不喜歡聽見這八個字。 特別從那些你認為一早已淡出你生活的人口中說出。 那些你認為早應已過去,但又剛巧在某時某地碰上的一群, 多諷刺。 就是因為離開了,才會有很久沒見的感覺。 但是,沒離開得這麼徹底,又何以會很久沒見? 一直在你生活圈未曾離開的,是不會很久沒見的。 是一些擾攘在自己生活邊界的一群。 在沒有珍惜,不在沒有可惜的一群。 但偏偏勾起一切的,就是那些突如其來的巧遇。 既然一早已不在自己的生活圈,就別讓他們在碰面時留下引誘。 或者在自己身上留下傷口的是他人,但不讓傷口結疤的自己。 總有些你不想她是過客的,但偏總是錯過的。 前因與後果是這輩子也不會能理解,別再反覆追問。 很久沒見是很奇怪的概念。…

  在現今到處都是集團經營的“複制”商場,完全失去個性。小攝並不會去這些沒有靈魂的商場拍照,因為我知道香港需要的是個性,外國遊客前來香港都是因為香港的獨特的小店,而不是百佳,百佳,G2000,LV,D﹠G 。若果香港到處都是這類的商場,每個地方失去個性,失去靈魂。一個地方失去靈魂還談什麼獅子山下精神? 什麼家是香港? (別再打飛機,什麼獅子山下精神都是騙人!把香港獨有文化賣給地產商然後發展為“複制”商場,期後在視廣告打飛機說什麼獅子山下精神,神又是他鬼又是他!)

  Trip to visit Aged Home (Epic Fail ) 這日當我午餐之後,突然有班“潮人”走到我面前,問我能否跟他們一起到老人院探老人,不過要自行購買水果,之後我半信半疑地買了數個生果跟他們走。到了集合地點,發現有很多的有心的街坊準備去發。 After I had my lunch , some teens who loo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