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個topic已經講到口臭,但係見到攝影大師係起勢咁討論用咩器材,原來我一直以為用咩器材係新手先講,原來啲攝影大師都會做打手、講咩器材,而唔係講攝影思考、背後意念。攝影器材只不係一件工具,用最好器材都唔代表你識影相,姐係你有齊晒最靚碗碟、最靚爐器,屌,原來煮啲嘢係同垃圾一樣。攝影用咩機? 心機。

《詭娃安娜貝爾:造孽》上映在即,這是繼《恐懼鬥室》、《兒凶》和《詭屋驚凶實錄》後,再衍生出來的恐怖系列,温子仁執導或監製的恐怖電影,向來有質素保證。張展豪攝影,台南國賓影城,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

  在我眼中,攝影集不是為了滿足人們觀感、政治取態、取悅受眾,而是一種對自己的自我實現,證明攝影就是死亡。出不出名,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關係,自我實現的事,我自需要向自己交代。在前言中我說出我對每一個影像的理解是充滿感情,每一件都會用上自已最真誠,其他人不明白,是一種很個人的想法,可能我的觀點不能配合每一個人的想法。不需要是一本沙龍攝影集去看待,以構圖、色彩去評論 。我還是喜歡做一些比較悶的東西,每天沉醉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每按下一快門,都是思考的成果。主觀的東西,不是太需要別人的認同,因為永遠不會得到別人認同,因為別人也有自已主觀,改變不到。我只可以做的是陳述自己觀察、思考的東西 。  

在香港無論做什麼都會變成服務性行業,做創立最後都變成服務客人的一個員工、過度商品化,「顧客永遠是對的」奴化了許多人,連做創作都變成這個可悲的情況。客人說要怎樣,你就必須要怎樣,不跟就沒有人工。不能說有什麼藝術堅持,除非你很有名氣的。最後為了搵食,必需要貼合市場需求,放棄思考和堅持,做一個掛著創意的服務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