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玩相機之外,買相機某程度上都變左我嘅樂趣。 我講嘅並唔係上二手交易區或實體店買 而係到夜冷和ebay找尋平價相機尋寶,上星期嘅198x年英國的菲林,到現時為止還未找回主人,同時亦感謝一眾巴絲幫忙,今次又出現舊菲林係舊相機,今次相機係由香港夜冷檔買入,第一部係,配一筒Kodak Gold 100 Exp. 24 根據相片上打印日期,拍攝年份應該是2004年,相片中貌似香港人,我拍攝地回則有香港和國外 另一部係Canon Prima Zoom 85,配一筒Kodak Gold 100 Exp. 36 根據照片上打印的日期,拍攝年份應該是1998年 相片中的人並不像香港人,有部份背景不像是香港,但同時有部份相片是在香港人熟悉的海洋公園所拍攝的。 Canon…

喜歡玩同儲俄仔機嘅我係ebay,由英國賣家身上bid得一部Zenit EM(奧運版) 連 Helios 44M。為咗節省運費,所以件貨經集運送來香港,前後經過兩星期先到手。拆開,掉包裝,過片,㩒快門制,轉唔同快門速度,都無問題。咁我就無理到佢,直至番到屋企樓下,諗住打開片倉睇下啦,一開,我見有菲林嘅?即刻好快咁將蓋關上。點解我feel唔到有菲林咁失策? 因為一路過片 大大過過我都過左十將二十下,完住無過完片拉緊嘅感覺,回片桿更加無轉動。我番到屋企將部機放入黑袋將筒菲林回番出黎。筒菲林已經到尾,片尾齒孔亦到爛左。好回哂捲,係隻叫SupaSanps 嘅彩色負片。我懷住好奇同心諗有可能係賣家家人遺物嘅心係第日訓醒就拎咗去沖曬店度沖,我係沖曬店附近等左約15-20分鐘,係有野睇嘅。 我嘗試用ebay聯絡賣家,內容大概係話訓相機有菲林,我沖咗,有影像,想要相搵我咁上下。不過因為經過超過12個鐘都無覆我。英國時間亦由晨早去到晚上,我決定嘗試搵其他方法去搵賣家,我最初將賣家id名放試google 搵,點知比我搵到一個英國人嘅Wix,個網有佢一啲嘅作品。 http://dannykryan.wixsite.com/dannytwohands 當中佢嘅個人網站亦有佢嘅facebook,我為左再確定係同一人,我忽然間醒起Paypal嘅交易記錄應該有對方嘅email,我可以確定係同一個人,我再將ebay 個翻說話打多一次 結果佢真係有覆我 佢話筒菲林唔係佢,對於筒菲林嘅主人係邊個,已經搵唔到,可能日後會嘗試下係唔同網站投稿嘗試下去搵同呢筒菲林有關嘅人吧。

  人,總會有很多問題,有些人是自己察覺不到,有些人是別人提點,有的問題會傷害到他人,有的問題會麻煩到別人。有人會樂於沉醉在自己的問題當中,不論有否傷害他人,享受問題帶來的安全感,習慣了,不想改變,人類就習慣了就不想改變,改變需要很多力量,生存已經費了很力氣,還要動氣力去改變自身問題,改變之後有許多不穏定因素,或者失去現在擁有的事物、關係。要一個人去改變自己問題已經十分困難,要一個國家去改變自身問題,易嗎?   有人會察覺到問題,尋求別人幫助,別人卻全力幫助時,自己卻留戀在自身問題當中,可能這個是一個安全地帶。永續自身的問題,尋找那種安全感,安於現狀。問題者根本不想改,口說想改,內心根本不想改變。放棄,就由問題繼續下去。放棄思考可能會開心一點。等待下一個好人,去幫他/她解決問題,解不解決到也不知。有人卻會說是全世界的問題,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世人的問題,不斷把自身問題發大,令到好像身邊的各人都好像欠了他/她,言然,主角卻很樂於身處這種關係。問題不會自己消失,存在於karma中,可能是痛苦,可能也是快樂,我不知。我專登去留意人類問題,可能也是我自己的問題。人生應該為自己著想,不用為他人問題想很得太多。   明天要上班,只要自己的問題影響不到自己的工作,準時上班下班當齒輪,其實不是很大的問題,害到沒有朋友,心理不平衡,沒有影響到搵錢就可以。Karma到死亡一天也不是什麼一回事,人總會一死,在日後的生存日子,過得好一點。   正常的定義是由誰規定,問題定義由誰去定義,這個也可能是另外一個問題。

現代科學昌明,人類的生命廷長。你會選擇有尊嚴地早點死去,還是沒有尊嚴地生存下去?年輕被社會制度奴役,沒有做人的尊嚴,為五斗米折腰,口說要什麼理想、什麼原則,為了存活,做社會的齒輪。年老,身體漸出現毛病,失禁、勞煩後生協助起居飲食、如廁沖涼。在後生的眼中,必須要將老人的命留著,生體健康就可以說做享清福,每天晨運,飲茶。有些老人,在消逝邊沿被救回,不斷進出醫院,可留著生命,讓他們沒有尊嚴地生存,這是對他們最好的嗎? 咁耐都唔死,仲留係度做咩,行動不便的身軀需要清潔,讓別人清潔,被看到失禁的樣子,不會好受,沒有尊嚴可言。 家人到醫院探訪時,忙忙碌碌說畢公式的問候說話後又離去,曾經高高在上的一家之主,天天卧在床,插著無數廷長生命的儀器,已經分不出晝夜,不知誰是孩子,每天都在痛楚裡死去活來,可能唯一的意識就是解脫。每當就快完結時,都被救回來。過著每天繼續痛苦、等待衰弱至死亡的生活。每一次被救回來時,解脫的意識愈來愈強,拔掉續命儀器,會被鎖上,沒有尊嚴地無止境等待著……等待著,這個不會康復的病。嚥下嗎啡後,又再對著那熟悉的天花,把電視的聲音調作最大,遮蔽等待的聲音,過了慢長的晚上,再等待晚上的來臨,等待心臟停止跳動的一刻。  

在某一座大廈中,有一袋垃圾,但係入面有許多完整的CD,我朋友幫我保留了這一袋垃圾,原來入面有許多隻我覺得珍貴的CD。香港人真的是太浪費,不懂欣賞音樂,只有錢臭,美好的東西也會被當成垃圾,只有類似旺角大媽低賤東西會被當成上品、真音樂。其中一隻CD是電影2046的配樂,在台灣錄製,我收到CD之後立即開播放器,這CD是上品中的上品,不理解為何會有人棄置它。我也曾在深水埗夜市,用120元的價錢,買到20多隻價值不菲的古典樂CD。

資本主義之下的愛情,變成了一種大家都盲目相信的教條,不談感覺、相處,只談能不能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生存,能否交下租金、支付結婚禮金。我記得有人對我說過一句說話「女人過咗30就唔值錢。」這句說話令我很深刻,盲目地相信這種教條,把這教條當成終生目標,即使搵到真愛也不及同個有錢佬好,有錢佬能夠在這資本社會給予你豐衣足食。在中學時期對天發誓驚天動地的愛情權,說什麼鹹魚也好好味的豪言談,就如平反六四,叫撚完就算,明天繼續同中國做生意,生活迫人,唔好阻人發達,個啲冇錢又想搵到真愛個啲人,一係紮鐵,一係就自殺。 一切都是交易,講錢不講心,講心聽日餓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