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豬玀倒行逆施,警渣黑幫同流合污,流氓團體去批鬥大中學教師的「批警」言論,一陣文革的腐臭味撲鼻而來,十足十中國人。尤其是中國人最大的劣根性:「死不認錯」,醫生診症,告之病入膏肓,中國病人會反過來捏死醫生。一些清醒的人不忍卒睹,怒吼:「寧做外國狗,不做中國人!」此話大有「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的意味。 然而,這批警渣、藍絲和愛國賊,曾志偉、林貝聿嘉、屈穎妍、高志森等人,所謂「獅子山下」一代人,就是上世紀「不做中國人」,千里迢迢逃來香港當「英國狗」,一當半個世紀。更有甚者,是他們的父母逃難來港,含莘茹苦湊大他們,寄望他們在文明的地方正常做人。但是,警渣和藍絲告訴你,移民後仍然是中國人,在外國生的孫,也會在外國揮五星旗。 從上世紀起,不願做「奴民」的中國人,己經移民去遍全世界,繞了地球一圈,當了三代「蝗民」,原來毫無寸進,兒孫輩仍然是野蠻的中國人。文化的劣根性,要從出生起認真學習當一個「人」,才可以根治的。香港的父母,不要迷信移民外國,重蹈前人的覆轍。 圖:Kasier KS 文:文豪

台灣的二二八、美麗島事件和鄭南榕殉道,是過去了的威權歷史,今天台灣在「轉型正義」,處理威權遺緒的問題。很不幸,香港是正在經歷白色恐怖,活生生的悲情城市。今天立法會垃圾桶爆炸案,兩位被告串謀縱火罪名成立,還押候審。次被告楊逸朗是前樹仁大學學生會會長,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上庭前他寫下一封告別書「告別還是歸來」: 「今日香港民主抗爭雖然走到沉寂衰敗的境地,學界和政黨的努力未竟,也有許多人厭倦香港人不爭氣而選擇退出。苦熬兩年的時間不短也不長,當然難耐長期絕望無力的煎熬,但是一四年雨傘革命我們不再假手於人,挺身而出履行公民責任,也應該早就知道政治是一淌渾水泥濘,早就見識過港人的偽善猙獰。 我們依然未有放棄而艱辛走過兩年,不是因他人的目光期望所驅使,而是因著我們每一位為公義、為自由、為夢想的決心,為了無悔的面對自我而去堅持。若果只有批評港人質素而放棄,那自以為清高聰明的就是敵不過庸碌無能,向無能者認輸,那麼又何以見得聰明? 兩年時間算不上很長,而且為了追夢成真,過去甚至迎頭的煎熬也應該算是值得,成功之前的失敗是考驗煉淨我們的堅毅,身陷痛苦煎熬仍不減意志才稱得上堅持,輕言放棄的話就是侮辱了夢想,為公義為自由為理想卻輸給了為生活,向現實低下了頭,那我們豈能昂首面對自己? 許多人今天還能自由選擇留下還是離開,但兩年以至未來無數無名義士為了夢想而身陷囹圄,動彈不得,還有自由光陰的我們說一些洩氣說話,是對不起付出所有的義士們,因為我們兩年前也一同給予了他們假希望,令他們誤以為香港還有千千萬萬個戰友一起堅持,令他們毫無顧慮的付出所有。 最後,我跟大家分享一首詩歌『使命』,在這個最壞的時代,身處香港四方八面的我們不約而同懷著公義盼望的心奮起,這是我們自己、這是香港人命定的使命,無論如何,我們一生就是要矢志完成這未竟的使命。要改變的不只是腐敗的政局制度,還有香港人脆弱淺陋的心態價值,是徹底的香港變革。 我不知道明天迎接我的是甚麼,是好是壞我也是直視面對,但願未來我還能夠重遇各位。感謝上帝,願上主保佑香港,阿門。」 圖文:文豪

香港黑警自比猶太人,一句開罪以德兩國,兩國先後聲明譴責。德國駐國領事回信:「納粹獨裁統治其間,德國猶太人遭受國家及其機關迫害,喪命者數百萬計。是以將屠刀底下的猶太受害人,與因濫用權力被定罪的香港警察相比,是全然不恰當的。」(1)呼籲任何人引用猶太大屠殺歷史之前,請先好好學習該段歷史。 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七日,納粹德軍入侵波蘭四星期之後,時任德國警察總長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合併了警察局與保安處,成為國家安全總局,即日後執行猶太人大屠殺的機關。黑白從此正式不再分明,施行極刑、濫殺濫捕與刑事緝兇都是聽命於同一伙人。(2) 去年年尾,我到訪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當年的營房囚室內部都改建成展覧室、資料館,揭示猶太人如何在歐洲各國被抓,被送入集中營、毒氣室和焚化爐;波蘭淪陷後遭納椊大屠殺,希特拉向軍隊下令:「屠殺所有波蘭裔男人、女人和小孩。」這福照片,是一名納椊士兵槍殺一名婦人,婦人臨死前緊抱孩兒,轉身背向槍口,在生命最後一刻,以肉身保護懷中骨肉。 香港警隊己經淪為政治工具,濫用公權力者自誇「受苦」,如蓋世太保自比猶太人,無知無恥,引喻失義,傷害了猶太的受害者;他們集體屌香港人老母,更傷害了香港人,還有香港的法治。 圖文:文豪 (1) 無妄齋 :http://bit.ly/2lJroD2 (2) CUP : http://bit.ly/2ld72QK

一個月七名青年尋死,為香港敲響了喪鐘。 《補充練習無間做》,改編自電影《無間道》同名主題曲,兩年前在《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由一名七歲「劉小華」演唱:「明明我已晝夜無間想討好老母,夢想中的Summer為何還未到?明明我已奮力無間、補充喪做,我不玩也為活得好!」在他背後,一班穿小學校服的學生伸手向天,雖然是伴舞,卻像溺水的人在拼命掙扎,無語問蒼天。《無間道》原曲是絕望的吶喊,主權移交五年,香港淪為無間地獄,主人公在地獄𥚃沉淪,永劫淪迴;十三年後由小學生唱出小學版,怎能不令人心寒?兩年後出現青年自殺潮,走筆至此,我都不想寫下去。 早前我寫過,香港教育和西方相比,不是「填鴨式」和「開放式」之別,香港是沒有「教育」 。學校是一座兒童監獄,洗腦的實驗場,剝奪思考能力和自由意志,培養奴隷供應勞動力,教育界、出版商和補習業則寄生在此,略奪家長的血汗錢。漫畫《怪物Monster》𥚃的「五一一幼兒之家」,是東德的兒童實驗場,主腦教授的座言是:「人可以變成任何東西。」透過洗腦和藥物,培養沒有個人感情,只有對黨忠誠的士兵。但剝奪人與生俱來的感情,實在違反人性,實驗中不少兒童崩潰、自殺,或成為廢人;倖存下來的,都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在絕望中還誕生了殺人狂魔約翰,一隻披著人皮、「沒有名字的怪物」,要摧毀全世界,才能在世界未日的孤寂𥚃尋得安寧。 香港人自小受垃圾教育摧殘,受不了的人早就自殺,存活下來的人,都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終身帶有人格和思維缺陷。如果沒有自覺,只會把自己的悲劇,加諸在骨肉身上。 圖文:文豪  

總有一個台灣人或馬來西亞人,會問香港人:「香港是否通街古惑仔?銅鑼灣有個揸Fit人?」他們真有先見之明。今天的撐警遊行,由「新義安」向太、退休黑警、愛國賊和李偲嫣領頭。昨天警察高層接連出來咆吼,恐嚇市民和政府:「信唔信我發爛渣?」今天就吹雞叫一群流氓出來曬馬,有牌爛仔的惡相畢露。 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的爛仔警察包娼庇賭、貪污盛行,直到麥理浩上台,成立「廉政公署」,把貪污連根拔起。首任廉政專員姬達,二戰時是皇家空軍,征戰沙場,退役後來港任職防衛司,處理過六七暴動,怎會把香港的地痞放在眼內?「廉政公署,全名「港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所謂「港督特派」,意思是我是上帝,我絕不貪污,專員只打電話給我,你們舉報,不必顧慮層層官僚包庇和威嚇。 廉政公署成立首十個月,所接獲涉及貪污的投訴多達五千九百多宗,即是幾乎全警隊無人不貪,無人不收片,姬達執法雷厲風行,爛仔警察人人自危。一九七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數千個爛仔在香港警察總部操場集會,咆吼:「信唔信我發爛渣?」之後衝入廉政公署大肆搗亂,毆打廉政公署人員。麥理浩不得不發出一項局部特赦令,任何人士在七七年一月一日前干犯的貪污罪行,一律不予追究。 這批撐警發爛渣的老人,就是「獅子山下」一代,只是一群生番,天生的種是要給人管的,沒有了英國人,馬上打回原形。 圖:Kaiser KS 文:文豪

黃金寶幫林鄭月娥站台,上屆他提名了梁振英。金牌選手為政權塗脂抹粉,引證了人事業有成,不等於有思考能力,或者有道德價值。 我以前實在太天真了,以為一個人的成就,尤其是運動,會與個人的人格修養成正比,什麼「德、智、體、群、美」,只是口頭禪而己。假和尚花天酒地,信耶穌的教徒甘作鷹犬,反過來說,特別關心政治的人,也不一定是好人。 圖文:文豪

七警被判兩年,整個警隊不會感到羞愧,只會更加忿怒,對市民懷恨在心。警察高層接二連三撲出來咆吼,是在恐嚇政府和市民:「信唔信我發爛渣?」可以預見,未來的當值、休班和輔警的犯罪率將會飆升,今晚會有不幸的鳳姐淪為發洩對像,叫雞唔比錢再拉人。

TVB的所謂真人節目《有樓萬事足》,演員是假的,台詞「有樓有高潮」、「冇樓唔好白撞」也是假的,洗腦工程卻是真的。目的是醜化香港的女人,挑釁香港男人對女人的仇恨,培養趨炎附勢、嫌貧愛富的取向,混淆「樓奴」和「成功」,告訴你:「樓奴即自由。」 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迎面而來,就是惡名昭彰的「工作使你自由」(Arbeit Macht Frei)大閘。每次屠殺前,納椊都告訴波蘭和猶太囚犯,勞動可以換取自由,最後統統把他們送入焚化爐和毒氣室。香港人自出生起,政府就洗腦要我們「儲錢買樓」、「肯捱肯做」,此路最終不會升上天堂,而是直落地獄,樓奴是永遠得不到自由。 圖文:文豪

對示威者施行酷刑的七警定罪,勾起大家三年前的回憶。記憶是對抗暴政的武器,尊重歷史,實話實說,這種基本的修養,大部份的文化人都做不到,或裝癲扮傻,或沉默不語。香港從來沒有發生過「佔中」,只有「雨傘革命」或「雨傘運動」。   雨傘革命,始於二零一四年中共全面落閘,封殺香港用民主普選特首,香港人反抗殖民強權,從大學生罷課,中學生罷課,到九月二十六日學民學聯率眾衝入公民廣場,學生領袖被捕,將學運推上高潮。   九二八前一晚,戴耀庭趁學民學聯受困公民廣場,黃之峰被捕,企圖收割聲援運動,在廣場外宣佈啓動「佔領中環」,結果大部份的市民馬上離場。翌日下午五時五十八分,警察發射首個摧淚彈,摧淚氣體漫天,數以萬計的市民衝出馬路,從四方八面湧入夏殼道,佔據兩條行車線,反包圍防暴警察,同時有人拆下鐵馬和垃圾筒製造路障,有人搭建帳篷、建立物資站,形成佔領區的雛型。防暴警察久攻不下,最終全面撒走金鐘夏殼道,只在外圍步署。   雖然「佔中三子」宣佈結束佔領逃跑了,學聯也發聲明籲市民離開,但旺角和銅鑼灣皆有市民衝出馬路佔領,堅守至最後。 七十九時日的雨傘革命,曾經先後出現金鐘、旺角、銅鑼灣、尖沙咀和英國領事館數個佔領區。   圖: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01:57,夏殼道 文:文豪

特首欽點鬥爭如火如荼,局中人或在旁邊湊熱鬧的人,當中是人是鬼,就要回顧一下港人的「初衷」是什麼。 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尾聲,自從有人在獅子山上掛起「我要真普選」直幡後,世界各地都有港人響應,在各國的名勝古蹟、大事館和地標展示一張「真普選」貼紙,再自拍放上網 。有人花盡心思,潛入海底把一張防水「直普選」置放在海星旁邊,或者登上山頂插旗,無所不用其極。忽然間,全世界都「真普選」起來。 如果你懂得思考,由泛民、社民連和工黨等團體組成的「真普選聯盟」所提出的「真普選」,是混淆概念的口號。「普選」就是「普選」,沒有所謂「真假普選」,如沒有所謂「真民主」,只有「直接民主」和「代議民主」,或者不是民主。其次,根據他們的定義,無篩選或預選機制的普選,就是「真普選」,也是不盡不實,其實普選是有「合理限制」的。 「普選」意思是由一人一票投票選出領袖,投票及被選權是公平公正,不受「無理限制」。即是說,「普選」可以有「合理限制」、「合理篩選」或「合理預選機制」,參選人可能成為領袖,所以參選資格必須嚴格限制和篩選,例如年齡、居住年期,有大學程度,是管理階層,宣誓效忠國家,不會分裂國家。 根據「真普選聯盟」自己定義的「真假普選」,全世界民主國家都沒有所謂「真普選」,全世界民主國家的總統選舉也是「假普選」。你在「雅虎香港」搜查「何謂真普選?」,二年前已有一名頭腦清晰的人,寫下詳細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