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講FED-2 (Type D),呢部機咁岩見到有香港人放,價錢同係Ebay買差唔多,可能仲平少少,配支INDUSTAR-26。呢一部其實同FED-1都好似, 但係佢就將取景同對焦放番入去同一個位,另外上片唔使係機底zip入去,整體黎講係比較方便,FED-1 無近視調較 而呢一部就有啦。 呢部就係有經典怪事 點解? 睇圖啦 第一筒菲林 Kodak Pro Image 100 好正常,好似無事。 第二筒菲林 Astrum Color Negative…

除了玩相機之外,買相機某程度上都變左我嘅樂趣。 我講嘅並唔係上二手交易區或實體店買 而係到夜冷和ebay找尋平價相機尋寶,上星期嘅198x年英國的菲林,到現時為止還未找回主人,同時亦感謝一眾巴絲幫忙,今次又出現舊菲林係舊相機,今次相機係由香港夜冷檔買入,第一部係,配一筒Kodak Gold 100 Exp. 24 根據相片上打印日期,拍攝年份應該是2004年,相片中貌似香港人,我拍攝地回則有香港和國外 另一部係Canon Prima Zoom 85,配一筒Kodak Gold 100 Exp. 36 根據照片上打印的日期,拍攝年份應該是1998年 相片中的人並不像香港人,有部份背景不像是香港,但同時有部份相片是在香港人熟悉的海洋公園所拍攝的。 Canon…

FED-1 (Type G)係我第一部真正嘅俄仔機,俄仔機好多時都有分唔同Type,最大分別係快門速度會有唔同,同埋機身上面刻字會唔同,當然再講深入的話其實係機械設計上面應該係有分別的 部FED-1由Ebay同烏克蘭賣家買入,配上一支50mm F3.5伸縮鏡(應該係INDUSTAR-22)。部機上片完全唔同我以前玩開嘅135機,同埋呢一部機取景同對焦係分開左兩個finder,可以話佢特別 又可以話佢唔方便啦,據說係因為當時技術做唔到將對焦放埋落取景Finder所以會咁,加上呢部機係無近視調較,好彩我無近視姐。 上菲林 拆鏡 拉片 開B快門 Zip入去 郁正條片 關蓋 開始拍攝 我嘅第一部FED1影嘅第一筒菲林 點解會有聖光(漏光)? 我周圍問人,同時聯絡賣家,經過我周圍問功課同檢查之後發現快門布有位置薄左。原因有可能係因為部機曾經係裝上鏡頭但無關上鏡頭蓋情況下對住太陽一斷時間 令光線聚焦而燒薄/薄穿布,而造成快門漏光。賣家當時佢係講可以退部機比佢換一部比我,但係因為香港寄件去烏克蘭郵費唔平,其實部機都唔貴,所以有啲唔係好想咁做,加上部機真係好吸引我,所以最後我決定自己去試下解決,去揾左一隻布用嘅顏料叫Fabric Paint,呢隻顏料唔使開水,油左上布之後好薄,唔會影響到快門運作。…

喜歡玩同儲俄仔機嘅我係ebay,由英國賣家身上bid得一部Zenit EM(奧運版) 連 Helios 44M。為咗節省運費,所以件貨經集運送來香港,前後經過兩星期先到手。拆開,掉包裝,過片,㩒快門制,轉唔同快門速度,都無問題。咁我就無理到佢,直至番到屋企樓下,諗住打開片倉睇下啦,一開,我見有菲林嘅?即刻好快咁將蓋關上。點解我feel唔到有菲林咁失策? 因為一路過片 大大過過我都過左十將二十下,完住無過完片拉緊嘅感覺,回片桿更加無轉動。我番到屋企將部機放入黑袋將筒菲林回番出黎。筒菲林已經到尾,片尾齒孔亦到爛左。好回哂捲,係隻叫SupaSanps 嘅彩色負片。我懷住好奇同心諗有可能係賣家家人遺物嘅心係第日訓醒就拎咗去沖曬店度沖,我係沖曬店附近等左約15-20分鐘,係有野睇嘅。 我嘗試用ebay聯絡賣家,內容大概係話訓相機有菲林,我沖咗,有影像,想要相搵我咁上下。不過因為經過超過12個鐘都無覆我。英國時間亦由晨早去到晚上,我決定嘗試搵其他方法去搵賣家,我最初將賣家id名放試google 搵,點知比我搵到一個英國人嘅Wix,個網有佢一啲嘅作品。 http://dannykryan.wixsite.com/dannytwohands 當中佢嘅個人網站亦有佢嘅facebook,我為左再確定係同一人,我忽然間醒起Paypal嘅交易記錄應該有對方嘅email,我可以確定係同一個人,我再將ebay 個翻說話打多一次 結果佢真係有覆我 佢話筒菲林唔係佢,對於筒菲林嘅主人係邊個,已經搵唔到,可能日後會嘗試下係唔同網站投稿嘗試下去搵同呢筒菲林有關嘅人吧。

上次講到Lomography Lubitel 166+ 要先講下Lubitel(Любитель)系列嘅相機。 當時佢係唯一一間有生產雙鏡頭相機(TLR Camera) 嘅公司。 所以俄仔雙鏡機只有Lubitel 系列。 Lubitel ,Lubitel-2, Lubitel-166, Lubitel-166B, Lubitel-166U.   一直以黎Lubitel咁多代都係配上一支 Triplet-22 75mm F/4.5嘅鏡頭。…

俄仔機 俄仔鏡 姐係蘇聯時期同俄羅斯製嘅相機同鏡頭 俄仔機嘅價值唔高 但係玩起黎都幾好玩 而且有部份機/品牌/商標/logo幾有歷史背景 而我最初接觸有俄仔血統嘅相機並唔係真俄仔 而係由Lomography 重製嘅Lubitel 166+ 呢部同樣係我第一部接觸嘅雙鏡相機 點解會係Lomography? 我都唔知 不過曾經親眼見過朋友買過部Lubitel 2 影影下壞左上唔到快門, 拎去比相機維修師傅睇話入面有金屬扣斷左 我諗呢個係因為我第一部「俄仔機」無買真俄仔嘅其中一個原因 係玩Lomography…

有些人會賺了錢就花光或者身邊有些朋友是守財奴,儲了很多花,也不會花錢在這些「生活態度」之上。在香港這個極端資本主義社會,若果要有些生活態度,好像一定需要用購買,無論是想飲咖啡、玩音樂、煮食、閱書等等,都離不開金錢的枷鎖,沒有錢就不要學人談生活態度。人生那麼苦悶,還在香港生存,(可能有人會覺得儲錢是生存樂趣,不能否定),要找些生存樂趣,就要進入資本家的遊戲,付錢奴役別人生產一產品,滿足唯物的慾望。過於唯物,令到人們更加空虛,但是這個偏偏這個社會是唯物主義當道,「唔通拎梳蕉咩」,什麼也要談物,談精神並不是主流,一出街就是物質的社會,有沒有人進行一種非建基於唯物之上的生活模式的修行。

沖咖啡時的心情是重要,唔岩mood的話,沖出來咖啡是不好飲,不能心急,每一個細節也要留心,咖啡就像女人心一樣,變化多端。我習慣沖咖啡時播放音樂,一些頹廢音樂、古典音樂、民謠等等等偏慢的歌,培養心情。

沖泡咖啡,存在許多的變化,四年前由v60進入咖啡的世界,最近quit了u,時間很多,開始細心研究咖啡,分別玩V60和syphoon,咖啡的變化就好似女人心咁,做足晒啲嘢都會唔知點解會出錯,用同一種豆,同一個方法沖,都會多變。這個敗家的生活,每天也上演。

哈蘇,蔡司鏡,萊卡被視為攝影最高的境界(當然仲有啲更加高),這幾間這幾年學習了日本公司出機海的戰略,放棄每人的特性,出產高級版A6000,Leica SR,用自己品牌名去包裝一件很普通的產品,其實這些產品都係得個名,奶沒有奶聖光,Leica連旁軸對焦用LED去模疑,蝦放棄了和菜的合作,(乜完來哈蘇有出過數碼?我以為得Phase one),菜也沒有了柔,全部都追求sharp,失去個性。不如執晒佢哋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