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繼續這樣 我還是我嗎 我還喜歡我嗎”出自悲傷的採購 這是我聽My Little Airport的歌以來最深刻的一首,這首歌說明了因為工作,令我們的生活變質。生活,向來都是我首個的關鍵詞,在香港要堅持理想的生活提案、實淺好的生活並不簡單;或者我應該死去吧,總好過變得更差。 愛上了my little airport一年多,錯過菊花的味道,金石為開不能再次錯過。我看的是星期四,大概是因為工作和學習的壓抑,加上工作和學習花了我們大部份的精力,晚上的我們(觀眾)就像點不著的蠟燭,只在一小時間燃亮。台上台下氣氛一般,擦不出令人脫衣的熱情。 初次聽mla的歌donald tsang, please die,居然是在通識堂上的樂迷。

  近幾日關於七月一日「香港巨蛋音樂節」的網上爭論越來越激烈,在此希望記下自己的感受。作為表演者的兩隊樂隊RubberBand、Mr.被怒插「投共」、「替殺人政權粉飾太平」。我覺得RubberBand和Mr.就算出席都不大問題,無所謂的,可能為了大局著想,又可能他們自身有目的,但可笑是,我從未見過樂隊會站在建制那邊。我在Mr.主音Alan的Facebook上看見兩個status: 再看看上年香港回歸十五年,Mr.因應譚詠麟邀請,與劉卓輝一起寫下<難充時刻>一曲(在我前一篇文<搖滾樂-反建制、對抗當權者的武器>有提及,在這裏寫的,好像跟上一篇內容有點關連, 有興趣可以看)。Mr.應約出席只有四小時的「香港巨蛋音樂節」,說事前不知道表演時間,這個為了大局,我覺得算了,不要再計較。但是,上年他們寫了<難忘時刻>這首歌,一切詳情還未對外公開,那為何不推辭?會否與上圖那status有矛盾? 至於RubberBand,我對他們還有期望, 上年九月一日「良心話事,守護孩子」公民教育開學禮大集會,他們也有來作表演,在添馬公園的青草地上唱了<睜開眼>,很感動的演出,片段至今仍然清晰留在 我心中。鼓手泥鯭一直都有在東Touch RubberBand專欄<膠世界>中畫關於社會、政治的漫畫。 photo source from: Manson Wong Photo Reportage   在五月,年輕獨立電影導演小野(盧鎮業)獲藝術發展局頒發電影新秀獎,特首梁振英是頒獎禮的主禮嘉賓。小野在頒獎台上接過獎後,把咪交給罷工碼頭工人,讓工人可以在眾多建制人士、高官面前直接申訴,從新聞片段中可以聽到台下觀眾報以掌聲。藝術本來便是反建制。 當時在Facebook看到這個消息,覺得「型到不得了」!既然有網民說RubberBand和Mr.必須出席音樂節,這是責任,那我認為他們不需要辭演, 可以將錯就錯,參考小野在藝發局頒獎禮的行動,到時在台上大唱反建制歌曲,或是叫口號,呼籲台下觀眾上街,把這次危機化作喚醒人的機會,相信可以挽回RubberBand一直以來正義、關心社會的形象,Mr.又可以挽回支持。網民冷靜下來吧,說不定RubberBand真的會在台上呼籲觀眾上街!另外,網上大多都提及,甚至是責罵RubberBand,我認為是因為大家對RubberBand還存有期望,才會這樣緊張,希望RubberBand別氣餒,要珍惜!…

「獨立既精神、抗拒建制、自由、愛、勇往直前,其實何止係 Rock & Roll ,乜我地做人唔係本來就應該係咁既咩?」有看過《天與地》的朋友,應該都記得這是劇集中的Dr. Dylan(Joe Junior飾演)的一句對白。由60年代到現在,很多的搖滾樂歌曲當中的主題都是反戰、反政府、反建制,例如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就是越戰時候的反戰民歌。搖滾樂,其實就是反建制、對抗當權者的武器。但有些樂隊是例外的,也有些不敢表態,又有些一起和中共自慰而創作歌曲的樂隊的。 環球娛樂唱片上年被香港各界青少年系列活動委員會邀請,製作及發行<難忘時刻>一曲,以慶祝回歸15週年。由本地樂隊Mr.作曲、填詞的亦是Mr.和劉卓輝。一起參與合唱錄製的歌手有譚詠麟、李克勤 、陳奕迅、張敬軒和創作此曲的Mr.等等。曾為八九民運歌曲<媽媽我沒有過錯>填詞的著名填詞人劉卓輝的名字竟然出現於這首歌「填詞」一欄上。劉卓輝的作品,好幾首都是圍繞著社會而寫,包括Beyond的<送給不知怎去保護環境的人(包括我)>、本地樂隊Kolor的<圍城>。我沒有感到憤怒甚麼的,沒有覺得劉卓輝轉投親共,只是疑問,為甚麼要為這首歌填詞。說回正題,Mr.就是正題,我曾經都是他們的忠實fans,但後來覺得他們的音樂不像最初了,所以才沒再留意他們,沒有再喜歡。近年他們在樂壇前輩譚詠麟身邊像是聽聽話話的樣子,表態也不敢的樣子,我開始對他們產生一點點,是好少好少的厭惡。不敢表態又算是甚麼搖滾樂手呢? 網絡音樂人G大調、山卡啦和一眾二次創作人把<難忘時刻>改編成<香港人的難忘時刻>。在上年七一大遊行,出發前民陣(民間人權陣線)司儀曾帶群眾唱過這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sIZfU-ihoo 美國樂隊Guns n’ Roses於2008年推出及發行一隻名為<Chinese Democracy>的專輯(專輯中有一首歌與專輯同名)。專輯推出後,在例行的記者招待會上,有記者問當時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美國一隊樂隊”槍與玫瑰”發行了一張名為《中國民主》的新專輯,中方對此有何反應?」秦剛回答說:「據我了解,很多人不喜歡這類音樂,因為它太嘈雜,噪音太大。我想你應該是一個成熟的成年人了吧?」我真好奇,很想知道那位記者在記者會完結後有否「消失」了。我認為秦剛回應記者說不喜歡,不是真的因為音樂的嘈吵,而是歌詞提及到法輪功,觸及了中共的神經(有興趣可以在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