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深水埗玉石市街- 無家者露宿的地方發生一場小火災,幸好無人受傷,通州街橋底由欽州街至北河街一段約200米,大約有上過百名的無者家,政府早前在各區(油麻地、大角咀、南昌天橋等等)用不同手段驅趕(數百萬花槽、突然起火),許多無家者搬至玉石市場最後一個能夠收容他們的地方,但是早前食環署無理地用鐵馬將木屋包圍在一個非常狹窄的空間,只有一頭一尾的出口,他們要逃走也很困難,他們大多是行動不太方便,一旦再發生火警,他們會死在無情的鐵馬之下。

海壇街收樓重建計劃進行得如火如荼,不少一梯兩座唐樓被收回,為未來發展新小社區作準備,本來屬於深水埗區南昌街,為擺脫品流複雜老深水埗的形象,南昌一號的私人住宅地址是為長沙灣,這個「新長沙灣」地區,開始變得不熟悉。

「吓,條街幾十座樓咁就冇咗?」在相片可以見到海壇街變為死城一樣,以往的人情味、汗水、淚水、回憶現在只得一片爛地。新的大廈將會在踩著屍體發展為冷皓無情高高磚頭,把深水埗這舊區包圍起來。重建的警示在海壇街的圍牆發出「望咩?你哋住唔起架啦喎,快啲搬走,收埋你哋個尐樓,等我賺盡晒,你哋又住唔起!」

海壇街的市區重建計劃佔地面積7,440平方米,受影響樓宇數目37幢樓宇,這裹將會被新式的大廈取代。變成一個不再平民的深水埗,由地產奸商和市區重建局聯營的高尚大廈區。深水埗也是無家者聚習的地區。但是重建後將會是一班富貴的人家搬入,這些有錢人不會想這些污糟的無家者在自己的地方出現,變相把他們進一步排斥。

在最近,佔領運動不斷受各方的質疑。亦有不指控佔領中環是非法的行為,又說什麼SM佔中等等。 從這幾天的深水埗晚上的小販,有多人前來幫襯(那些什麼反領匯、反集團我不在這裡說)。在我這個幻想中,只要在中環一些最主要的大路放了幾檔這類食物店(解決了佔領時的飲食問題),人們在檔後排隊,不小心排到出馬路,就會收到佔領之效,大家快快樂樂地佔領亦可品賞街頭地道美食,不需要自綁佔領那樣辛苦。 在到時帶出「若果沒有真普選,我們便一直在此食著佔領」。 所以話佔領中環其實唔難,唔洗傾咁多!         

深水埗是一個很基層及無家人仕的地方,但是近期開始深水埗有些舊區開始重建,取而代之是一些高級的貴樓,基層怎樣能買這些貴樓?自認高貴的新居民當然不想自已地區有無家的人仕存在。 這班人到底要被肚滿腸肥的地產商迫哪裡才可以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