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在六月三十日晚於尖沙咀鐘樓廣場舉行「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宣揚香港獨立理念。因警方及康文署嚴密封鎖鐘樓,繼轉往鄰近尖東市政局百周年紀念公園架設講台,仍遭警方阻撓。主席陳浩天被大量警察包圍,差一點因「一人非法集會」被捕,運送音響設備的大學生,亦被警察帶走。因此集會被迫取消,改在香港浸會大學參與學界聯校舉辦之記者招待會。

攝影:Kaiser KS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本月二十九日和七月一日訪港。香港眾志、人力、社民連和大專政關,今天下午登上巴士於灣仔金紫荊廣場下車,佔領金紫荊,拉起黑布抗議,表示絕不歡迎打壓港人自由、民主、人權的中國領導人。一班市民聲援被包圍香港眾志等人士,經過一輪的推撞及派出速龍隊,最後市民和平地離開,到北角警署聲援。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台灣太陽花運動剛剛落幕,反核團體上街抗議,佔領忠孝西路台北車站前八個車道。淩晨時份,警方動用噴水車,強勢驅離現場群眾,逐步把留守民眾迫退。在水炮噴射中,一名示威人士向警察比中指,另一位擺出日本超人的十字死光姿勢,當時這張照片一度在網上熱傳。張展豪攝影,相薄: http://bit.ly/2qps2Xd 。

本月十一日,位於屯門中山公園紅樓的圍牆被拆掉出,被評定為一級歷史建築物而五百多萬元易手給新業主,新業主要求所有人在一星期內遷,紅樓位於綠化帶,難以發展,被人聯想起「消滅歷史」的政治任務。

攝影: KaiserKS 七警被判有罪並入獄兩年,正義聯盟與撐警聯盟等等團體組織遊行,反對司法獨大,支持七警的行為,沿途不斷高叫「警方執法,黑官放生」等等口號。

對示威者施行酷刑的七警定罪,勾起大家三年前的回憶。記憶是對抗暴政的武器,尊重歷史,實話實說,這種基本的修養,大部份的文化人都做不到,或裝癲扮傻,或沉默不語。香港從來沒有發生過「佔中」,只有「雨傘革命」或「雨傘運動」。   雨傘革命,始於二零一四年中共全面落閘,封殺香港用民主普選特首,香港人反抗殖民強權,從大學生罷課,中學生罷課,到九月二十六日學民學聯率眾衝入公民廣場,學生領袖被捕,將學運推上高潮。   九二八前一晚,戴耀庭趁學民學聯受困公民廣場,黃之峰被捕,企圖收割聲援運動,在廣場外宣佈啓動「佔領中環」,結果大部份的市民馬上離場。翌日下午五時五十八分,警察發射首個摧淚彈,摧淚氣體漫天,數以萬計的市民衝出馬路,從四方八面湧入夏殼道,佔據兩條行車線,反包圍防暴警察,同時有人拆下鐵馬和垃圾筒製造路障,有人搭建帳篷、建立物資站,形成佔領區的雛型。防暴警察久攻不下,最終全面撒走金鐘夏殼道,只在外圍步署。   雖然「佔中三子」宣佈結束佔領逃跑了,學聯也發聲明籲市民離開,但旺角和銅鑼灣皆有市民衝出馬路佔領,堅守至最後。 七十九時日的雨傘革命,曾經先後出現金鐘、旺角、銅鑼灣、尖沙咀和英國領事館數個佔領區。   圖: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01:57,夏殼道 文:文豪

國家身份的認同,不在民族自豪,在於羞恥心。當立法會選舉結束,你為香港人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分擔羞恥,就會牢牢記著這個群體。 「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這個專頁,在立法會選舉過後不久,由一位長者開設,藉業餘考古,重組八十年代至今的史料,深切自省,思索未來。他懺悔道:「為何香港弄至今天田地?很多人指責年輕人搞事,其實做長輩有更大責任。我成長經歷前途談判、主權移交,見證中共走數幾十年,整代人無奈接受,不但無奮力抵抗,更陷於失憶,持續受騙。如今香港面臨二次前途問題,自問能做不多,但仍想盡綿力藉業餘考古重組記憶,回顧走過的路,深切自省,也盼未來世代在前人血淚中汲取教訓,有智慧有能力扭轉乾坤,掌握自己命運。」 政黨交替、總統輪替,在一個安定的社會,不會影響到市民的生活,市民擁有不理政治的自由。但香港人活得很累,特首選戰權鬥、中國江派鬥習派,美國杜林普和希拉莉競選總統,統統都會影響自己,香港的命運,如波濤中的一葉孤丹,處身在雲譎波詭的政治鬥爭𥚃,久久不能安定。 要掌握香港的命運,必先要瞭解香港人,瞭解香港人的民族性,因為性格決定命運,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香港人是抵撚死」,這句話是善人的吶喊,智者的嘆息,也是反省的智慧。那位長輩有愧於年輕人,尚懂得自我懺悔,我們活在當下,更要反思自己的劣根性,正視自己的真面目,不要把所有的罪惡都推給梁振英,或者港共政權,照一照鏡子,鏡中是否一個醜陋的香港人? 照片: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金鐘夏慤道 攝影:文豪

「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保守黨」賴綺雯、獨立參選人中出羊子和陳國強,這五人先後因政治審查,被剝奪參選資格。港共政權粗暴踐踏《基本法》,今次可以迫參選人簽「確認書」,下次就會以「愛國愛黨」審查思想,換句話說,香港以後都沒有選舉了,撕破了「一國兩制」最後一點幻像,香港人唯有丟掉幻想、準備抗爭。 《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第二十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五條規定:「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第二條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云云,這些以後不用多講,整部《基本法》都變成了廢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