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元朗恐襲發生三個月後,警察和政府沒有正面回應,反而叫市民忘記,像六四般是歷史長河的沙沙石石,市民在元朗舉行靜坐。港鐵提早關站,市民走到元朗街頭示威。 最後防暴警察前來用催淚彈回應尋求真相的市民,這次防暴警察的反應比起721時,十分之快,竟然可以在39分內前來驅散市民。 在過程中多次辱罵記者是黑記。 攝/Kaiser Ks

警察發動831恐襲已經有兩個月,有市民於太子警署外,拜祭太子站內死傷者,警察多次發射催淚彈驅散,並將祭壇拆掉。 攝/ Kaiser KS

政府面對一連串的示威,回應的方法竟然是用緊急法,推行反蒙面法。禁蒙面法於00:00正式實施,全港各區多處有示威者聚集表達不滿,警方持續以各種武力作出驅散。 攝/ Kaiser KS

香港民族黨在六月三十日晚於尖沙咀鐘樓廣場舉行「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宣揚香港獨立理念。因警方及康文署嚴密封鎖鐘樓,繼轉往鄰近尖東市政局百周年紀念公園架設講台,仍遭警方阻撓。主席陳浩天被大量警察包圍,差一點因「一人非法集會」被捕,運送音響設備的大學生,亦被警察帶走。因此集會被迫取消,改在香港浸會大學參與學界聯校舉辦之記者招待會。

攝影:Kaiser KS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本月二十九日和七月一日訪港。香港眾志、人力、社民連和大專政關,今天下午登上巴士於灣仔金紫荊廣場下車,佔領金紫荊,拉起黑布抗議,表示絕不歡迎打壓港人自由、民主、人權的中國領導人。一班市民聲援被包圍香港眾志等人士,經過一輪的推撞及派出速龍隊,最後市民和平地離開,到北角警署聲援。

    慶祝主權移交的活動前夕,香港到處飄著紅旗、政治宣傳工具,灣仔像戒禁般。

本月十一日,位於屯門中山公園紅樓的圍牆被拆掉出,被評定為一級歷史建築物而五百多萬元易手給新業主,新業主要求所有人在一星期內遷,紅樓位於綠化帶,難以發展,被人聯想起「消滅歷史」的政治任務。

攝影: KaiserKS 七警被判有罪並入獄兩年,正義聯盟與撐警聯盟等等團體組織遊行,反對司法獨大,支持七警的行為,沿途不斷高叫「警方執法,黑官放生」等等口號。

  一月二十六日,經過了一個星期的罷課行動,港大校委會開會,表決是否成立「檢討《香港大學條例》專責小組」,會議在沙宣道賽馬會跨學科學研究大樓舉行,罷委及學生在大樓外集會。 約下午五半時,保安以示威區爆滿為由,拒絕更多學生進入,數十名學生滯留在入口處,保安原與罷委學生協議,讓七十名學生進入示威區,臨時改口只許三十人,最後學生自行拉開鐵馬,衝入大樓外集會,在寒風中等待校委會會議結束。 約晚上八時,校委會會議結束,集會學生受到消息,指校委否決學生代表的提議,成立檢討《香港大學條例》專責小組,忿怒的學生推倒鐵馬,衝入停車場,並堵塞停車場及各出口,不讓校委離開,要求他們出來面對學生。 晚上八時四十分左右,李國章在重重保安包圍下,試圖從正門強行衝破學生和民眾離開,被學生們堵在場外達十分鐘,學生高喊要求對話,最後李國章被迫返回大樓,其餘的校委趁機離開。 晚上九時十五分左右,校長馬斐森嘗試從正門離開,下場和李國章一樣,被迫返回。突然有大量警察衝入,強行封鎖正門,阻止學生進入大樓, 雙方激烈衝突。一名女子在與保安推撞中,從台楷摔倒受傷,急救人員趕到救援。 學生和警察對侍,稍後於大門前的警員撒走,於大門前的警員撒走。仍有部份留在大樓外。罷課學生表示不會撒退,李國章不走,就會繼續留守,直至他下來面對群眾。入夜後寒風刺骨,近五百名學生繼續留守,陸續有民眾前來聲援,有人運來熱水和瓶乾。 約晚上十時十五分,校委紀文鳳裝病,召喚救護車,現場消息指紀文鳳在車上偷笑,遭大批學生包圍阻止,同學奮力阻止救議車開出馬路,警方加派一隊人馬,再次衝入校園,雙方再起衝突,當救護車駛出馬路,部份學生衝出馬路,企圖攔截,最後救護車順利離開。 約凌晨十二時四十五分,校方告之學生,願意對話,警察突然在停車場外衝出來,抽出胡椒噴霧,雙方激列衝突,趕退了學生,李國章在大批警察保護下,迅速離開集會現場。同時在集會外面,另一隊警察以發生刑事案為由,指接獲港大校方報案,一度坡璃門被打破,要求進入調查。雙方在集會場地外對峙,現場氣氛崩緊。 約凌晨一時四十五分,校長馬斐森前來大樓草地,回答學生的提問,承諾在一星期內,盡快與學生的代表見面,並在在兩個月內後教資會報告出來後,開出成立「檢討《香港大學條例》專責小組」的期限,但表示對停車場警方的暴行毫不知情。 馬斐森回答幾條問題後,便匆忙離開現場,未有理會其他同學的提問,罷委學生呼籲同學繼續關注,不要浪費今天踏出的第一步,集會在寒雨中結束。 攝影 : 文豪